Echo

敦刻尔克空军组

弃权声明:角色属于诺兰

Echo

乘客一路沉默。

小渔船震颤着,在冬季的灰色海浪之间颠簸。今天绝不算出海的好天气,但如果今天不出发,也许就要再等一个星期了,风暴即将从东面刮来,男孩能从空气里闻到它的味道。再说,乘客付了三倍价钱,父亲马上就答应了,母亲抿起嘴唇,这是她准备抗议的先兆,但最终没有作声,家里已经连十分之一磅面粉都买不起了。

男孩穿了最厚的那件毛衣,也是他唯一一件毛衣,刚好在略有寒意和暖和之间。风很大,夹带着水珠。渔船被压在低垂的层积云和铁灰色的大海之间,仿佛随时会被其中一个吞没。逆流太强烈了,父亲拨高了一档,引擎呜咽起来,小船冲破一个高耸的浪头,水撞在舷窗上,心有不甘地顺着甲板流走了。男孩回头看了一眼,乘客依然在甲板上,大衣和头发都湿透了,低着头,看不清楚脸。

“他是谁?”

“退役的空军,他自己说的。”父亲回答,视线并没有离开大海,“离他远一点,只有上帝知道这些人经历了什么,脑子还正不正常。”

“我可以给他拿张毯子吗?”

“去吧。也给他热茶,如果他想要的话。”

事实是,乘客两样都不想要。男孩把杯子递给他的时候,对方笑了笑,低声道谢,但并没有伸手去接。

“毯子?”男孩问,“你湿透了。”

对方摇摇头。

“你真的是空军吗?”

乘客挪动了一下,把滴水的大衣裹紧了一些,打量着男孩,“你几岁了?”

“再过一个月就七岁了。”

“七岁,已经是一个老练水手了,是吗?”

“我当然是。”男孩把毯子裹到自己身上,把一个倒扣的铁桶拖过来,在乘客旁边坐下,“你真的是空军吗?”

“我曾经是。”

“曾经是?”

“战争结束了。”

男孩喝了一口茶,里面加了糖,既暖又甜。船剧烈摇晃了一下,乘客伸手抓住栏杆,在袖子盖不住的地方,男孩瞥见他手腕上的伤疤,有缝线的痕迹,像某种巨大的蜈蚣。乘客察觉了男孩的目光,再次露出那种拘谨的微笑,仿佛感到抱歉,扯了扯衣袖,遮住疤痕。

“你要去哪里?”男孩问。

“你父亲知道,我把坐标给他了。”

“为什么要去哪里?”

“你总是这么好奇吗,小水手?”

“我妈说我很烦人。”

“不,你不烦人。”乘客略微往前倾身,以便看着男孩的眼睛,“你知道皇家空军吗?”

“当然知道,我哥哥是高射炮兵。”

“回家了?”

“回家了。”

乘客点点头,“我们把战斗机分成许多个小队,方便调控。我当时的小队是‘福蒂斯’,不必知道具体多少号,伤亡率太高,几乎每两天就换一批机师。不过。”乘客压低了声音,仿佛这是一个秘密,“不过,有两个机师保持了最高的击落记录,Farrier和Collins。”

“他们1940年初组队,最开始是出护航任务,跟着运输机和轰炸机跑。还有些海岸警戒任务,没什么特别的,然后。”乘客清了清喉咙,“然后是敦刻尔克。”

“海军征用过我们家的船,炮弹把尾舵炸坏了。但水兵还是把她开回来了。”

“敦刻尔克。”乘客又说了一次这个地名,半闭着眼睛,“晴天,微风,绝妙的天气,对船和飞机来说都是这样。‘保存实力’,命令是这样的,‘保存实力’,意思就是每次只能派一个小队去为船队护航。完全不够,当然不够,他们明白的,但是没有别的办法。”乘客侧过头,看向大海,“我们击落了五架Bf-190,还是六架?我已经不记得了。Farrier的功劳,我们失去了长机,Collins后来也被击落了,水上迫降,一艘小船捞起了他,把他带回多佛。”

“Farrier?”

“耗尽了燃油,降落在敦刻尔克,德国人抓住了他,再也没有他的消息了。”

男孩还想说什么,小船颤抖了一下,停了下来,他把热茶泼到自己身上,惊叫了一声。父亲放下锚,从驾驶舱探出头来,“我们到了。”

乘客站起来,碰碰帽檐,表示他听到了。

男孩拉了拉乘客的大衣,“你就是Collins?”

对方摘下帽子,在衣袋里摸索着,掏出挂在金属链上的名牌。“不,小家伙。”他悄声说,把那片小小的金属放进男孩手里,“我是Farrier,德国人45年年底放走了所有的战俘。Collins死在空战里,1940年9月10日,我听说,就在这片海域。当时的福蒂斯小队记下了位置。”

男孩摆弄着名牌,就着灰蒙蒙的光线看镌刻在上面的名字,没有说话。

“帮我个忙,小家伙,把它扔进海里。”

男孩抬头看着Farrier,困惑地皱起眉。

“去吧,扔进海里。我不需要它了。”

男孩爬到船头,回头看了乘客一眼,Farrier点点头。男孩一挥手臂,把名牌掷出去。乘客倚着栏杆,看着它划出一道平滑的弧线,落进汹涌的灰色大海里,消失不见。

全文完

Echo”的一个响应

  1. 因为这篇文认识了毛毛老师,无论是具有电影镜头感的叙事还是平静流露出的哀伤都无比富有吸引力,总之毛毛老师创造出的氛围超级有魅力!之后也陆陆续续跟着老师进了许多坑,遇见毛毛老师真的是我2017年至今最幸运的事!!((不太会说话请不要客气的打我(总之今天也表白您(´°̥̥̥̥̥̥̥̥ω°̥̥̥̥̥̥̥̥`))

    Liked by 2 people

  2. “我是Farrier,德国人45年年底放走了所有的战俘。Collins死在空战里。”还是错过了……很悲伤又无可奈何的结局。TT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