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之路 Chapter 19

酒吧晚上九点开始营业,所以八点多就有人走动,拖拽椅子,清洗吧台上的各种容器,叮叮当当。再过了一会儿,因为今天是星期天,乐队来了,舞曲混着人群的喧哗穿透地板,吵醒了马可。

罗马之路 Chapter 18

抱着面包和蘑菇汤罐头走上楼梯的时候,安东尼奥听见电话铃声隐隐从上方某一个公寓里传来。到了二楼楼梯平台,他意识到铃声就是从自己的住处传出来的,慌张地加快了脚步,摸索钥匙。

罗马之路 Chapter 17

汽车刚刚驶出修道院的大门,坐在旁边的陌生男人就悄声道歉,声称因为“安全需要”,他不得不蒙起马可的眼睛。尽管这个人态度礼貌,似乎是真的感到抱歉,但别在腰间的枪表明马可并没有其他选择。

罗马之路 Chapter 14

至少,安东尼奥在医生的事情上没有说谎。奥利弗修士次日一早前来敲门,把一位五十岁上下、谢顶严重的小个子男人请了进来。马可坐在床上打哈欠,没有穿上衣服,暂时也不打算穿。这似乎让奥利弗修士非常不安,

罗马之路 Chapter 12

他不敢再生火。那只可怜的野雁仍然塞在布包里,冷,僵硬,覆盖着湿答答的羽毛。气温在凌晨跌到最低,为了保暖,两人互相搂抱着,缩在两棵互相紧靠着生长的松树下面,折下长着茂密针叶的树枝,一层层盖在身上挡风。

罗马之路 Chapter 11

安东尼奥最终放弃了把收音机带到公路附近的计划,搬动柴油发电机实在不切实际。翌日天气晴朗,他设法用尽每一英寸电线,把收音机移到林间空地上。那小机器躺在树桩上,仿佛某种异教祭拜仪式的残留物,一刻不停地吐出电流噪音

罗马之路 Chapter 10

下雨了。不是几周前那种雪比雨多的雨夹雪,是货真价实的春季小雨,细细的水滴覆盖在玻璃上,令灰色的晨光变得更暗。木头已经烧尽了,马可虽然看不见壁炉,但是能闻到火焰濒死时散发出的那种辛辣烟味。他最好起来打开窗户,然后清理一下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