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4

第四章:广州
菲利普醒来的时候鼻孔里插着一根狗尾草。
孩子们发出快乐的叫喊,逃跑了。菲利普头晕目眩地坐起来,拽掉草茎,皱着眉,抬手挡住针刺一般的阳光。门敞开着,他的黑色布包躺在地上,东西散落一地,像只被牛车轧出内脏的老鼠。他叹了口气,套上裤子,弯腰收拾。

珍珠之河 Chapter 3

第三章:晚餐
菲利普没有见过单人囚室,但他猜想差不多就像面前的房间这样,窄小,没有装饰,靠墙放着一张木床,床同侧的墙上钉着一个木制苦像,因为潮气和年岁,暗沉发黑,像一块烙在墙上的十字形焦痕。另一边墙上有两个钩子,应该是挂衣服用的,但是看上去也很适合锁起犯人。那位不是神父的神父把风灯放到藤编小圆桌上,出去了,过了几分钟才回来,抱着一张薄被子,另一只手提着一双皮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