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14

第十四章:远离巴黎
一团匍匐在地上的巨大海藻,并且有什么东西在底下悄悄腐烂,这是菲利普对巴黎的第一印象。离家之后,他先是走路,然后坐马车,换了一程船,最后又得步行。幸运的是,快到城郊的时候,一个拉家禽去卖的农夫同意载他一程。菲利普和笼子里的鸡鸭一起在平板车上摇晃,睡了过去,被落在脸上的雨滴惊醒。

珍珠之河 Chapter 10

第十章:交错
在“波尔图猎犬”号以西,五日行程之外的澳门,初升的太阳照透了絮状云层和薄纱窗帘。加布里埃溜下床,从扔了一地的衣物里找回自己的衬衫和裤子,帽子咬在嘴里,推开窗户。床上的女人翻了个身,加布里埃马上站着不动,确认她没有醒来,才翻过窗台,从藤蔓最茂盛的那一边爬下去。整座宅邸静悄悄的,没有烦人的小狗,园丁也还没有出现,这很好。他跳到柔软的草地上,从高墙一般的灌木丛下面钻过去,跨过破损的篱笆,重新穿上外套,把帽子按到头上,踏上铺了石砖的小巷,一路吹着口哨。

珍珠之河 Chapter 9

第九章:线索
一旦适应了船上的节奏,海上——不论是哪一个海——生活就不可避免变得无聊。在“波尔图猎犬”号上面,生活节律并非由昼夜,而是由风和海潮决定的。有时候一夜平静,有时风向突转,不得不冒着打翻油灯烧毁整条船的风险,爬到桅杆上调整船帆。

珍珠之河 Chapter 8

第八章:上层甲板
天黑得比想象中快。吕西恩摸到货舱的时候,已经什么都看不见了。他后悔没有带一盏提灯下来。
船上能藏东西的地方不多。如果是整箱鸦片,就更难藏起来。再说,鸦片的利润早已不如十年前那么高,印度种植园、南洋华人分销商和本地黑市推高了供应量,降低了价格,连广州城的普通马车夫都吸得起劣质鸦片。如果“波尔图猎犬”的船长想靠走私获利,那至少应该塞满一个货舱的优质孟加拉鸦片。

珍珠之河 Chapter 7

第七章:下层甲板
“随便选个位置,空位多了去了。”
水手把菲利普推进舱室里。看起来就像有人专门挖空了炮舰的整个下层甲板,竖起数十根木柱,用来培植真菌一般胡乱攀爬生长的吊床。还没等菲利普站稳,水手已经走了,嚼着烟草,骂骂咧咧。看来没法指望他引介菲利普进入“波尔图猎犬”号的友好天地。

珍珠之河 Chapter 6

第六章:波尔图猎犬
要和葡萄牙船队会合,首先要到虎门去。尽管广州府多年来与这些炮舰保持非正式雇佣关系,至今依然禁止他们越过虎门炮台。但即使没有这条禁令,珠江水浅,河道曲折,本身就构成了天然障碍,于是这些大船都在伶仃洋下锚,散落在伶仃岛附近,方便修理成船只和整理负载物。

珍珠之河 Chapter 5

第五章:委托
葡萄牙人离开餐桌,吕西恩也跟着站起来,但他的老师仍然坐在原处,并且又倒满了一杯茶,他只好重新坐下。从眼角余光他能看见法国人在悄悄观察他的一举一动,以此判断接下来该怎么行动。这让他觉得好笑。但愿这个倒霉渔夫上了炮艇之后运气会好转,假如他不幸死在海盗刀下,那也不是吕西恩的问题。他成功“售出”了法国人,葡萄牙人得到了水手,法国人得到本金,老师甚至帮菲利普要到了一个更高的价钱,没有什么好抱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