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24

第二十四章:变奏 与预期中不同,吕西恩和菲利普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见到虎门炮台,到达黄埔已经是傍晚的事了。两人都筋疲力尽,肩膀因为过度疲劳而失去感觉,手指不受控制地发抖。海盗们想必是以大船的速度来测算时间的,高估了这两个不太熟练的水手。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在意。

珍珠之河 Chapter 23

第二十三章:快板 一场劫案。捕快前脚刚跨进门,后脚就下了结论,这结论很可能在谋杀案发生之前就定下了,并且不容推翻。说不清楚是谁通知官府的,同一条巷子的邻居在衙役踹开通事的家门之前都不知道发生了命案。加布里埃拐进巷子的时候,门外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和新年舞狮一样热闹——死亡总有这样的吸引力。

珍珠之河 Chapter 22

第二十二章:协奏 “您不确定名字,也不知道姓氏。您甚至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样貌,对吧。” 法国商行的年老中国雇工重复了一遍,期待地看着加布里埃,等这个奇怪的年轻人改变主意,给出更有条理的要求来。但加布里埃并没有给出更多有用的信息,仅仅点了点头:“这个人坐‘代尔夫特之星’号到黄埔,他没有到商行注册吗?”

珍珠之河 Chapter 21

第二十一章:行板 拖在后面的是一艘英国船,至少从旗子看来是这样的。这个时候贸易季已经过去,还能在海上抓到的英国船,可能就只剩下驻扎在印度的货船。吕西恩在半山腰停下脚步,窥视海盗把船上的人押下跳板——整艘船只留了两个活口。从衣着看来,也许是船长和大副。

珍珠之河 Chapter 20

第二十章:前奏 六嫂早前声明“这个岛上每个人都必须有所贡献”的时候,可不是在打比方。 吕西恩和菲利普睡在马厩里——这是个不准确的说法,毕竟里面没有马,只有三头瘦巴巴的羊,一头母猪和一群还在吃奶的猪崽。但无论如何这里有四面墙和一个屋顶,羊圈旁边高高堆着干草,两人赶跑原本睡在那里的狗,压实干草,勉强替代床铺。海盗们解开了绑着他们的绳子,现在没有必要了,在岛上逃不到哪里去,所有船只都有人日夜看守。

珍珠之河 Chapter 19

第十九章:精通夷务 水壶回到炉火上。因为刚刚的磕碰,黄铜表面多了一处明显的凹陷。水发出嘶嘶声,还没沸腾,不过快了。 从河上来的浓雾翻过了广州的城墙,天色在白和灰的磅秤上稍稍往灰倾斜。

珍珠之河 Chapter 17

第十七章:帆影 接连四天都是晴天。尽管仔细计划,淡水还是逐渐见底了。就在两人对着木桶底最后一汪浑浊的雨水发愁的时候,潮湿的风又带来了雨云,重新灌满了大大小小的容器。

珍珠之河 Chapter 16

第十六章:噩耗 在彻底离开河道,进入难以捉摸的大海之前,快蟹船最后靠岸了一次,买了一张帆布,还有更多的食物,也许太多了,但没有人能确定这是短途还是长途航行,最好有备无患。

珍珠之河 Chapter 15

第十五章:浮游 大型炮舰远去之后,有那么一段时间,海面上没有什么动静。大大小小的残骸互相碰撞,又被海潮拉开,推散,越漂越远。遭到遗弃的双桅帆船孤零零地漂着,大火已经熄灭,船体大半浸没在水里,只剩翘起的船头和一片撕裂的帆露出水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