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32

第三十二章:光 吕西恩猛然惊醒,抓紧了手里的碎玻璃片,呼吸急促,随时准备攻击。但牢房里静悄悄的,其他人睡在禾秆上,打着鼾。外面走廊上的火把已经熄灭,天亮了,再过几个小时,要是天气晴好,阳光就会像一根苍白细长的手指那样,从走道尽头的窗洞里伸进来,短暂触碰牢房门的栅格,停留十来分钟,逐渐往一侧移动,最后消失。在没有劳役的日子里,这是吕西恩唯一见到阳光的机会。

珍珠之河 Chapter 31

第三十一章:生意 午饭时分,两个渔民模样的人挑着装虾蟹的竹筐,从大东门走进了广州城。 他们似乎从很远的地方跋涉而来,风尘仆仆,草鞋和裤腿上的泥都已经干了,结成硬块。走在前面的那个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进城了,在小巷和水渠之间拐来拐去的样子就像一条滑溜溜的黄鳝,一次都没有停下来认路。跟在后面的那个男人满脸煤灰,只看得清楚鼻子和两只眼睛。

珍珠之河 Chapter 28

第二十八章:外埠 天亮之后不久,一艘运木材的平底大船拖了舢舨一程。菲利普得以小睡,醒来以后就着黄伯给的朗姆酒,吃了些果干和船工分给他的米饼碎块。这群晒得黝黑的广东水手定期在省城和澳门之间来往,能讲一种夹杂粤语单字的葡萄牙语。菲利普把剩下的酒给了他们,棕色玻璃瓶在所有人手里转了一圈,一种隐约的节日气氛在甲板上弥漫开来。

珍珠之河 Chapter 27

第二十七章:涟漪 摆钟的滴嗒声令菲利普烦躁不安,站了起来,因为无处可去,绕着餐桌转了一圈,又坐下了。黄伯不知道是没有察觉到住客的焦虑情绪,还是根本不在意,一心一意往滚烫的可可里加糖,一边加一边尝,直到满意为止。 “我能要一杯吗?”

珍珠之河 Chapter 26

第二十六章:湍流 菲利普梦见枯树,还有狼的影子,远远地,在看不清楚的灰蓝色山脉上,其中揉杂了一些别的东西,在近处发出干涩沉闷的噪音,像巨大的蹄子踩在落叶上。但菲利普始终没能看见那是什么。醒来之后他就在思考这是好兆头还是坏兆头。

珍珠之河 Chapter 25

第二十五章:夜曲 黄伯说话的时候,吕西恩从头到尾只提了一个问题,之后就一直保持沉默。菲利普坐在旁边,一点点喝那杯他其实并不想要的浓茶,等这漫长的叙述结束,之后才能从吕西恩口中听到梗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