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24

第二十四章:变奏
与预期中不同,吕西恩和菲利普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见到虎门炮台,到达黄埔已经是傍晚的事了。两人都筋疲力尽,肩膀因为过度疲劳而失去感觉,手指不受控制地发抖。海盗们想必是以大船的速度来测算时间的,高估了这两个不太熟练的水手。又或者,他们根本就不在意。

珍珠之河 Chapter 23

第二十三章:快板
一场劫案。捕快前脚刚跨进门,后脚就下了结论,这结论很可能在谋杀案发生之前就定下了,并且不容推翻。说不清楚是谁通知官府的,同一条巷子的邻居在衙役踹开通事的家门之前都不知道发生了命案。加布里埃拐进巷子的时候,门外已经聚集了许多人,和新年舞狮一样热闹——死亡总有这样的吸引力。

珍珠之河 Chapter 22

第二十二章:协奏
“您不确定名字,也不知道姓氏。您甚至也不知道这个人的样貌,对吧。”
法国商行的年老中国雇工重复了一遍,期待地看着加布里埃,等这个奇怪的年轻人改变主意,给出更有条理的要求来。但加布里埃并没有给出更多有用的信息,仅仅点了点头:“这个人坐‘代尔夫特之星’号到黄埔,他没有到商行注册吗?”

珍珠之河 Chapter 21

第二十一章:行板
拖在后面的是一艘英国船,至少从旗子看来是这样的。这个时候贸易季已经过去,还能在海上抓到的英国船,可能就只剩下驻扎在印度的货船。吕西恩在半山腰停下脚步,窥视海盗把船上的人押下跳板——整艘船只留了两个活口。从衣着看来,也许是船长和大副。

珍珠之河 Chapter 20

第二十章:前奏
六嫂早前声明“这个岛上每个人都必须有所贡献”的时候,可不是在打比方。
吕西恩和菲利普睡在马厩里——这是个不准确的说法,毕竟里面没有马,只有三头瘦巴巴的羊,一头母猪和一群还在吃奶的猪崽。但无论如何这里有四面墙和一个屋顶,羊圈旁边高高堆着干草,两人赶跑原本睡在那里的狗,压实干草,勉强替代床铺。海盗们解开了绑着他们的绳子,现在没有必要了,在岛上逃不到哪里去,所有船只都有人日夜看守。

卢比扬卡的孩子们番外3 – Auld Lang Syne

《卢比扬卡的孩子们》番外03 – Auld Lang Syne
“对不起,少尉。”那个冻得瑟瑟发抖的德国人说,弯下腰来,对着半开的车窗,他的俄语很差,在呼啸风声中更加难以听懂,“今晚无论如何起飞不了,我们只能把你送回去了。”
“我明白。”菲利克回答,雪从车窗灌进来,落在他的手臂和大腿上,“没关系。这不是你的错,除非你能控制天气。替我给柏林打个电话。”担心对方没听懂,他把手举到耳边,做出打电话的样子,“电话,告诉柏林,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