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法 Chapter 20

第66-68页

如果一个人听信岛上的流言,那接下来整个故事是这样的:新任议事长被抬下船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药剂师也已经宣布放弃,但就在这时,伊坎岛的陌生人来了,不知怎的复活了图法。一个版本说陌生人往图法脸上吹了一口气,另一个版本说伊坎岛人把一团火塞进了议事长的胸口,还有很多其他更荒谬的说法,就是没有一个版本说这两个人接吻了。流言的结尾无一例外是对孩子们的告诫,“远离外岛人!”,因为“谁都不能确定图法还是不是原本的图法”,也许伊坎岛的巫术能够“操纵尸体”,他们既然能崇拜无生命的火山,那做出各种不能理解的怪事当然是有可能的。

我也一度相信你熬不过去了。天刚亮的时候,阿沙尤和海商代表们甚至谈起了葬礼安排。他们还问了我的意见,想知道要是最坏情况发生,我是否愿意负责捧着种子前往安眠之岛,哪种种子比较适合,人们应该唱哪几首诗,新的选举应该和葬礼相隔多少天。这些问题令我手足无措,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轮到我为关于你的事下决定。我当然不介意拿着种子,但我更希望我不需要思考往你的坟墓里放什么植物。

幸好,到了中午,你仍然在呼吸。我被指派守在你床边,阿沙尤教我怎么观察伤口,解释什么迹象是正常的,什么需要引起警惕,然后嘱咐我每隔一段时间摸摸你的脖子,记录脉搏。然后他走了,甚至没有换掉染血的衣服,匆匆赶往议事厅,为其他人报告你的状况。两个学徒留了下来,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只比我们年轻一点,二十岁上下,都有一张苍白而严肃的脸,毛糙的辫子像一截搭在肩膀上的狗尾巴。男学徒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和女孩低声商量着什么,两人互相打眼色,陷入沉默,最后男孩犹豫着开口,问我是否需要洗个澡,他们会帮忙照看议事长。

确实需要。我的脖子和脸颊上都沾着血,右手臂有一个难以忽视的血手印,血迹变黑干裂了,痒痒的。我感谢了学徒,匆匆用冷水擦洗,换了一套衣服。房子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一群岛民,什么人都有,从捧着水罐的妈妈到嚼着草茎的牧民,都探头探脑,试图窥视里面。

我走到窗边,松开绳结,把卷起的布帘放了下来。

完全就像你在南方群岛病倒的那一次,只是昏睡时间比那次长了许多,而且每天都有不同的人来看你。大多数很友好,偶尔几个不确定该怎么和我相处,在冷淡和殷勤之间摇摆不定。一天清早你突然惊醒,抓住我的手,说“我很害怕”,我问为什么,但你的眼睛闭上了,再次被噩梦的潮水卷走。过了几天,等高烧退去,我问起这件事,你已经不记得了。

也许是因为睡得不安稳,那段时间我做的梦都十分混乱,充满了从未见过的海岸和陌生的声响。我怀疑我至少有一次闯入了你的梦境,“闯入”不太准确,毕竟我没有主动施展什么巫术,也许应该说你的梦不知怎的滴漏到我的梦里了,像雨水渗进屋顶。我梦见了你的父母,而且是年轻时的模样,你的母亲在湖边用沙子打磨一袋淡绿色的小贝壳,给你做项链。你确实有这么一条项链。据你所说,你小时候每天都戴着,直到逐渐长大,注意力被更新奇的东西引走为止。如果不是我提起,你已经彻底忘记了这件饰品。我们还花了一个下午在积尘的藤编杂物箱里搜寻这条贝壳项链,“我们”的意思是,我在找,你靠在枕头上看着。除了干瘪的灰蜘蛛尸体和一些掉漆的木碗,什么都没找到。

情况稍微稳定下来之后,年轻学徒们就不再来了,阿沙尤先是隔天拜访一次,然后隔三四天过来看一眼,下一次再来是八天之后,最后也不再主动上门。我得以重建一种幻象,在这种幻象里,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你还不能走路的时候,我们就在床上读叙事诗,通常不到四五页你就累了,陷在枕头堆里,头歪向一边。我帮你盖上毯子,抱着诗集在旁边躺下,盯着屋顶,等你下一次醒来。

你能走路之后,我每天早上帮你穿上最宽松的长袍,到海滩上散步,袍子是用来遮挡拐杖的,你不太愿意让岛民们看到一瘸一拐的样子。我们常常到鲸骨那里去,海鸥和鬼祟的食腐蠕虫已经拜访过了,啃掉了一切能吃的东西。岛上的孩子们显然常来玩耍,小块骨头被踢散了,布满沙滩,大块骨头上有歪歪扭扭的涂鸦。我们绕着巨大的鲸鱼头骨慢慢地走,观赏用炭块写在上面的脏话和孩子气的爱情誓言。

“如果这些小家伙是认真的话。”你评论道,靠着头骨休息,有些喘气,“就不该写在这些动物遗骸上。”

那不然呢?我问,揶揄的成分比提问更多一些,纹在身上?

“哦,当然。”你触碰胸口,“你看,在他们这个年纪,我明显更出色一些。”

我提醒你,那晚在舄湖上,第一次给我看梭子鱼纹身的时候,你刚献完殷勤就失去了勇气,改口宣称“只是开个玩笑”,这可不像是很出色的样子。

无意挖苦或者抱怨,这也不是我们第一次谈起那一晚,以往每次都是开玩笑,这次也不例外。但你不再微笑,认真解释你真的很害怕被我拒绝,那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恐惧,也许比面对北方战船更糟糕,“你得原谅我当时不懂得怎样应付那种特别的恐惧,小鱼,事实上,也许我到现在也还没学会。”

我想吻你,这个想法伸出触须把我缠住,几乎让我无法呼吸,但我及时挣脱了。你似乎很有信心能得到一个吻,发现它迟迟不来,显得有些泄气。为了转移话题,我问大岛最近是否需要担心北方舰队追击而来,这是他们的惯常做法,趁对手维修船舶的时候派敏捷的长船前来滋扰。

“不,没什么需要担心的。”你用拐杖末端在沙子上乱画,“遇上我和我的水手之后,他们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里应该没有能力对付比海豹更大的东西。”

你不常吹嘘,尤其在涉及战争的话题上。如你承诺的那样,海岸一直平静。秋天过去,收获节草草开过,冬天随着冷雨降临。你丢掉了拐杖,但走起路来始终和以前不太一样。阿沙尤私下说你的声音和精力似乎也不如以往,但我没有把这句评论告诉你。我的头发长长了,我把比耳朵更长的部分全部剪掉,终于彻底摆脱了最后一点白色,恢复了我自己最习惯的样子。你假装漫不经心地“提议”我试试像其他大岛男人那样留长发,我拒绝了,理由是这不是伊坎岛的习惯。你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你重返议事会之后,我找了一个早晨搬走,事先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你。我的私人物品很少,只走一趟就够了。我住进了市集旁边的石屋,就是多年前伊坎岛的祭师们短暂逗留过的那一栋。访客就该待在保留给访客的住所,不是吗?当日晚上你慌慌张张找来的时候我已经收拾好了卧室,床单都是新的,地上也铺了干灯芯草。你问这是不是某种惩罚,不,并不是。我们之间有尚未解决的问题,记得吗?你认为你受伤的这段时间恰好就是救赎,而我认为那仅仅是缓刑。

“我要搬到这里。”你说。

不,图法,你没有在认真听我说话。我想要一个不依附于其他人存在的空间,一些真正的独处时间。

“这只是临时的,对吗?我们有一天还是能住在一起?什么时候?”

我不知道,也许春天?

然后,意料之中,比春天更早到来的是北方人。但是,意料之外,不是我们以为的那些北方人。

那个清晨大雾弥漫,我还记得。因为前一天忙于修理漏水的屋顶,我睡得很沉。号角声把我吵醒的时候,海滩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而且看起来在那里张望好一阵了。天已经亮了,但阳光还没能穿透浓雾,洒在沙滩上的光线都是灰色的。我在栈桥上找到你和阿沙尤,侦察用的小船等在周围,但上面都没有人,看起来不像要出发。

“哨兵发现了一些东西,我说‘一些东西’,因为没有人能看清楚那是不是战船。”我问大家在看什么,阿沙尤这么解释,“肯定是船,哨兵是快天亮的时候察觉的,到现在都没有动过。如果是海盗,不可能动用那么多船,如果是军队,不可能那么慢。”

你否决了派哨兵出海的提议,担心那是某种陷阱。弩手全都来了,值勤的和本该休息的都在。火堆也都燃起来了,随时准备点燃浸满油的布团,掷向敌方的船帆。我们焦急等待浓雾消散,雾和低垂的云倒是非常悠闲,贴着海面慢吞吞地挪动,阳光变亮一点,又再次变暗,偶尔在云的空隙里倾泻一道光的瀑布,很快又被吞没。

到了中午,孩子们失去兴趣,全部消失了。只剩士兵们还在防御工事后面等待,一场大雨泼下来,猛烈,不过短暂。雨云散开,阳光驱散了海雾,瞭望塔上的人往前倾身,眯着眼睛,冲海滩喊道:“不是战船!不是战船!”

不是战船,这个短句飞快地在人群里传了一遍。人们开始往栈桥上走,想看清楚那团漂浮着的黑影。它移动得很慢,但确实在接近大岛。我以为那是一大团虬结的死海草,因为它乱糟糟的,有些团块粘得很紧,另外一些零零散散的。你终于命令五艘轻快的小型战船出海,设法把这团奇怪的黑影拦在珊瑚礁外面。

然后我们终于看清楚那是什么了。许许多多小船,最小的是只能勉强容纳一家人的渔船,最大的是商船,以前,这片海洋尚未被战争分割的时候,北方商人用这种船来运送毛皮和矿石。大岛战船驶近的时候,那些杂乱小船上的人都站了起来,挥舞双手,呼喊着什么,在岸上完全听不见,但仍然能感觉到他们的慌张。

在我旁边,阿沙尤悄声骂了一句脏话,概括了眼前的境况。

“是逃难的人。”

图法 Chapter 20”的一个响应

  1. 虽然但是,还是因为那些版本的流言都避开了亲吻的部分而喷笑,为什么这么真实啊!!完全脱离了他们议事长的本意哈哈哈!然后又在感叹毛毛鸟老师真的好会写,小鱼不介意拿种子但又不想真的去考虑放什么植物,不就是爱吗(喷泪)图法噩梦惊醒抓着小鱼的手示弱,也是爱……小鱼梦到了图法的梦,也……他们明明彼此相爱,呜呜呜……(好想知道图法到底梦到了什么,是小鱼不理他了,还是小鱼在小岩岛上写叙事诗(?)可是他俩这个时候别扭的互动也好可爱(扭动)(阴暗爬行)感觉图法每次在小鱼身边都变得很真实,不再是“别人家的孩子”那种感觉,有点笨笨的,可爱……

fiefoe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