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法 Chapter 7

第24页

鱼钩 2个

钓线 1卷

棉线 6卷

冰凿 3个

木钉 1盒

铁钉 3盒

铁锤 1把

贻贝 3篮

晒干的贻贝 1篮

鲛鱼 2条

鲈鱼 1条

鲷鱼 1条

牡蛎 7个

海藻 1篮

晒干海藻 1捆

鲷鱼在东南角更多,鲈鱼看运气

没有海豚

修船?

下雨,下雨下雨下雨


第25-27页

不过一天时间,整个大岛看起来都不一样了,在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战争做准备。再也没有小孩在港口玩耍,因为水里埋设了削尖的木桩,防止北方人的狭长战船靠岸。大岛东北边有平坦的石滩,那里也增加了巡逻。简陋的瞭望台被匆匆搭建起来,在随风摇晃的树冠里时隐时现,远远看去就像巨大的鸟巢。

造船厂日夜传来敲打声,铁匠的工作坊也是,不过在后者这里我们遇上了第一个麻烦:北方群岛是铁矿石的主要产地,购买更多矿石已经变得不可能。人们只好利用岛上能够利用的一切:废弃渔船的钉子,多余的锄头,遗忘在船底的旧鱼叉,铸铁香炉,宗教仪式用的未开刃长矛。

我惊讶地发现我能成为一个不错的长矛兵。我并不是不擅长武器,只是从来没有人想到要教我。你说服我“试一试”,每天下午,在舄湖旁边的沙滩上。先用长木棍练习动作,然后你在木棍上绑了小沙袋,模拟金属的重量。我的手臂和肩膀没有一天是不疼的,有时候甚至难以睡着。不过等我用上真正的长矛之后,疼痛已经消失很久了。我决心打败你,哪怕一次也好,你当然察觉到了这个动机,竭力不让我如愿。夏天来得很快,沙子被晒得烫脚,每当长矛相撞,你会露出笑容,龇起犬齿的那种。我后退一步,拉开距离,矛尖向前,再次发起攻击。

“欺骗你的对手。”你提醒道,而我正是这么做的,用你最擅长的招数,假装往右,最后一刻从左侧进攻。你其实看出来了,但是惯性收不回来,踉跄了一下。我抓住了这个破绽,打飞了你手里的武器,把你绊倒在沙滩上。你对着天空呼了一口气,摊开双手,以示认输。我把长矛插进沙地里,俯身看着你。那一刻——我不知道这样说能不能把意思表达清楚:那一刻就像回到了南方群岛的温泉里,我被同样的冲动抓住,充满了肢体相贴的渴望。我想触碰你肩膀上的信天翁,也许用手指,嘴唇更好。

我伸出手,停在礼貌的距离之内,五指张开,你盯着我看了一会,握住我的手,让我把你从沙地上拉起来。我们拍掉裤腿上的沙粒,拿起长矛,向村子走去,并没有谈论除了晚餐之外的事情。

作为交换,我尝试为你演示如何指挥海豚。令我惊讶的是,你似乎学不会如何与这些聪明的家伙共处,它们令你紧张,而且你总是混淆口哨的音调,导致海豚们绕着你疯狂转圈,发出困惑的“吱吱”声。

你声称这是因为深及胸部的海水让你无法正常呼吸,然后问我海豚们是否有名字。

不算有,但富有经验的驯养人可以用高低不同的哨声叫来不同的海豚。你一听见“高低不同”就做了个鬼脸,把食指和拇指放进嘴里,吹出长长的颤音,这本应是“跳跃”的信号,但音调完全不对,两条海豚从水里露出脑袋,半张着嘴,发出一串轻柔的“哒哒”,没有任何动作。

两天之后我放弃了。五天之后你放弃了,宁愿站在岸上,看着我把写给祭师的信塞进玻璃小瓶里,绑到海豚身上,气孔后面,背鳍前面,瓶口往前,这样不会阻碍它游泳,也不容易滑脱。我喂给它小半桶切成大块的鳟鱼,吹了两次口哨,用左手画圈。海豚往西北方蹿去,像刀刃划过水面,很快就连波纹都看不见了。

剩下的那条海豚受到鲜鱼气味的吸引,满怀希望地用滑溜溜的吻部顶我的手,我把剩下的鱼肉块丢到远处,海豚冲过去咬住,把肉块抛到空中,接起,又甩到半空,再跳起来接住,就这样重复玩了好几次才把鱼肉吞下去。我回头看你,你似乎看着我好一阵了,对上我的目光时露出微笑。海浪推搡着我,我向沙滩游去,你走进浅水里,帮我爬到岸边的礁石上,几乎可以说是把我抱上去的。我们坐在那里,肩膀贴着肩膀,看着海豚,看着北方的地平线。那是个阴天,云不算稠密,不过起了雾,最远的那块礁石还能勉强露出轮廓,再往外就看不太清楚了。

这是我最喜欢回忆的时刻之一。

能做的准备都做好之后,人们空闲下来。诗人的表演恢复了以往的频率,铁匠又开始修补锅子、蹄铁和茶壶。在吃饱了黑莓和烤薄饼的下午,甚至可以忘记北方群岛的存在。我借来一把里拉琴,无事可做的时候就坐在石屋屋顶上,朝向港口,学着弹曲调简单的童谣。我一直在心里把这房子称呼为“祭师的住处”,从来不是“我的住处”。除了睡觉,我几乎不呆在那里。后来你说,“我们浪费了很多时间”。确实如此,我们本可以住在一起的,我也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当时谁都没有想到这么做。

那一年的贸易季,可以想象,很冷清。东部海域一艘船都没有来,验证了信使的说法,他们一艘商船也没有了,北方人更不可能像往常一样南下做买卖。唯一的快乐是科摩兰爸爸如期到达。我估算着航程,提早好几天在岸边守候。那艘熟悉的商船刚一出现,我就马上跑向码头,帮水手们绑好缆绳,架好跳板。爸爸打量着港口的防御设施,在甲板边缘站了好一会儿才下船,对他来说这景象肯定很令人不安,所有那些尖木桩、瞭望台、投石装置和带有箭孔的木板墙,每一样都在提醒他,不管祭师们喜不喜欢,战争已经蔓延到这片海域了。爸爸看见了我,两三步跨下跳板,把我搂进怀里,额头贴上我的额头。

当天稍晚的时候我把科摩兰爸爸介绍给你,尽管你们早就见过了,但那时候你只知道他是商船船长,而不是我的其中一个父亲。我还记得我们的晚餐:椰奶炖鱼,烤猪肉片,埋在炭灰里煨熟的番薯,还有新鲜莓果,满满地装在木碗里,紫色,红色,黄色。

这个令人失望的贸易季还有一个更惨淡的结尾,偏远的贸易站传来了海盗袭击的消息,侥幸逃脱的商人空手到达大岛,满脸血污,瘦得像一群裹着破布的骷髅。据他们描述,海盗船都没有明显标记,但是水手们都有一头灰发,其中不少人穿着海豹皮大衣。

紧张的气氛又回来了,借用南部群岛方言来形容,就是“像蝎子卷起的尾刺”。大岛派出了第一批船队,回溯商人们的航路,搜寻海盗,为沿途的小岛提供保护。这种护航队一共派出了六轮,每次五到六艘船,我和你参加了倒数第二轮。不过从头到尾都没人发现北方人的船,一艘都没有。唯一的痕迹是一段绳子,用海豹皮捻成的,显然出自北方工匠之手。一个捕捞海胆为生的渔民在大岛和南部群岛之间的岩礁群里捡到了这一小截皮绳,那一带洋流复杂,说不清楚绳子是从哪里漂来的,也许是最近路过的海盗,也可能只是商船,海豹皮绳在长途航船上很常见。

然后,冬季临近。即使在大岛附近,风和海浪也开始变得不友善了,即使疯狂如阿图夸国王,也不太可能派战船顶着这种天气发动袭击。人们再次放松下来,准备如期庆祝收获节。我十分期待,这种期待甚至冲淡了不能回家的偶发忧愁。我从来没有见过大岛的收获节,商船总是在秋天到来前就走了。我甚至和你说,如果战争是这样的,那还不算特别坏。你当时在做什么别的事,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

我再也没有说过类似的话。

我们一起去了收获节,其实和伊坎岛也没有太大的不同,只是人更多,篝火更大,而且同时有十几个诗人在表演,从爱情到历史到英雄冒险,这在伊坎岛上是不可能的,大多数时候我们连一位诗人也请不来。你换上了节庆的衣服和花冠,坚持让我和你穿一样的颜色。我永远无法欣赏这种衣服的流苏,总是让我想起桅杆上测定风向用的细长布条。我们喝了很多装在椰子壳里的蒸馏酒,跳舞——我一般不跳舞,但周围几乎全是陌生人,我反而感到自在。累了之后我们离开篝火,从市集这一头逛到那一头。你怂恿我到术士那里纹一个什么动物,“可以是小小一个,为了好运”,但我实在害怕骨针和气味古怪的颜料。你无法说服我靠近术士的帐篷,于是折了一截树枝,沾着炭灰在我的手腕内侧画了一条小鱼,“看看,提供一些灵感”。

快乐的夜晚,我甚至不记得它是怎样结束的。被号角声吓醒的时候我们睡在沙子上,裹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毛毯。天还没有亮透,残余的火把仍然明亮。号角声继续哀鸣,远处的沙滩也传来回应的声音,模糊的人影跑向码头。我们站起来,眯着眼睛,看向海面,在灰蓝色云层的衬托下,战船的狭长影子异常清晰。

图法 Chapter 7”的一个响应

  1. 小鱼记下来的东西肯定是一辈子都不会忘却的事——belike记录事情不是为了防止忘记而是为了回味过去的日子😢(😥(😭

  2. “舄湖”用字好复古哦,简中不大看到了…
    想起冲绳有个“海豚舄湖”

  3. 额…随着故事慢慢展开,互动越来越密集,脑子里开始幻视俩毛利人,类Tangaroa和Ruaumoko(想得太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