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尼黑同人】The Noose (Hugh/Paul)

The Noose

原作:Munich: The Edge of War (2021)

配对:Hugh Legat/Paul von Hartmann

分级:NC-18


休没有决定去慕尼黑,那是保罗替他下的决定。休任由他牵着自己的鼻子走,并且乐在其中,如果他老实承认的话。但休绝不会老实承认这一点,对莉娜不会,对保罗不会,很可能对自己也不会。

要是休·勒加特更坦诚一点,他会意识到自己是主动把缰绳递到保罗手里的,如果人们问莉娜的话,她会进一步形容为“简直是硬塞进保罗手里的”,从第一次见面之后就是如此。他的德国朋友只需要轻轻一扯,休就快步跑来,跟他到酒吧去,到闹哄哄的新年鸡尾酒会去,到寒冬郊外,到伦敦,到散发出霉味的图书馆档案室,最后,到床上。

夏天跟我一起来。保罗当时这么说,仰躺着,枕着卷起的衬衫,把休的领带缠在手腕上,休直到这一刻才发现领带还挂在脖子上。保罗并没有说明到哪里去,仅仅提供了时间状语、动词和介词,夏天跟来。他不需要指明目的地,休明白句子里缺失的元素。

“好的。”他回答。

保罗用力一拽领带,休顺从地俯身吻他,手掌按在保罗的肋骨上,好像要捕捉他的呼吸。保罗贴着他的嘴唇发笑,故意拧绞领带,一点点勒紧他的脖子。这就是保罗一直以来给他的感觉:在窒息和快乐的边缘,两者过于贴近,以至于无法清楚分辨。

他的德国朋友扯紧了领带,彻底截断了空气,休发出嘶哑的喉音,终于拍开保罗的手,直起腰,大口喘气。保罗对着天花板笑起来,踢开毯子,爬到床的另一边,大概是想找香烟和火柴。休抓住他的脚踝,把他拉了回来,压在他身上,解开领带,绑住保罗的双手。他的朋友默许了这个举动,张开双腿,在休撞进他体内的时候发出叹息,仿佛期待已久,仿佛休给他喂了连日干旱之后的第一口清水。

“我一直想看看慕尼黑。”休最后说,可能是一小时后,或者两小时。两人汗淋淋地躺在床上,分享同一支香烟。太阳仍然高挂在窗外,像是永远嵌在那里了,板球场的方向传来模糊不清的喧哗和鼓掌声,有一队赢了。

保罗侧过头看他,微笑,故意把烟雾吹到他脸上。

——

“这是你第一次来慕尼黑吗?”

休本想假装没听见,直接逃避问题。但他实在无法怠慢首相,而且威尔逊爵士停止翻阅文件,直直地瞪着他。

休清了清喉咙:“抱歉,飞机……我刚才没有,飞机噪声太大了。不,这不是我第一次到慕尼黑来。休假的时候来过,和朋友,很多年前了。”

张伯伦挑起眉毛:“而你还说你在牛津的时候很擅长辩论。”

“当时确实擅长,先生。”他又清了清嗓子,“我猜我只是不太习惯飞机。”

霍勒斯·威尔逊爵士不悦地眯起眼睛。休低下头,借口要找某一份无关紧要的文件,钻到机舱尾部,打开文件袋,盯着皮革内衬看了许久,直到确定首相和爵士的注意力重新回到德国上,才揉了揉鼻梁,呼了一口气。

休不想回忆慕尼黑,更不想回忆前述的“朋友”。那是一个混乱、动荡、沮丧叠加恼怒的夏天,保罗和他每一天都变得更疏远,就像强行撕下一层烧伤的皮肤,而且撕得很慢,翻倍延长痛苦。休急切地躲开这些记忆,就像人们避免触碰流脓的伤口。

至少他不会在慕尼黑碰上保罗,这是可以肯定的。两人最后一次联系的时候,保罗和莉娜都在柏林,休猜想他们早已结婚,在某栋靠近万湖的可爱房子里养育儿女。休已经许久——假如“许久”指的是最近两个月的话——没有想起在牛津的傍晚,没有想起扭绞领带的手指,没有想起香槟和湖畔草地的气味,也没有想起。

保罗·冯·哈特曼

慕尼黑元首行馆大厅的噪声从他脑海中消失了,如此彻底,就像巨浪卷来,十六英尺高的水淹没一切。1931年新年前夕保罗和他曾经偷偷溜到剑桥,混进别人的派对里,一小时后才露馅,双双被喝醉了的剑桥学生推进漆黑的康河里,被冰冷河水没顶的感觉和此刻一模一样。休僵立原地,半张着嘴,不敢动,也不敢发出声音,害怕戳破眼前的幻象。幻象径直向他走来,在目光相接的那一刻同样怔住了。不是幻象,休的大脑迟缓地告知,随即陷入毫无助益的循环:保罗,保罗,保罗

保罗先移开了视线,转向大使:“阁下,能请您陪同其他领导人一起到图书室去吗?”

亨德森大使咕哝着抱怨。保罗看着大使走远,休看着保罗。当他的德国朋友再次把目光转回来,休无比清楚地回忆起丝质领带勒紧喉咙的感觉,过于真实,他差点忍不住抬手按揉脖子。

“我。”保罗开口,发出像是噎住的声音,“跟我来,不要让别人看见。”

休照做了,不可能不照做。六年过去了,那条他亲手交出去的绳子仍然缠在脖子和手腕上,他的德国朋友哪怕只是轻轻一拉,休·勒加特都不得不丢下一切,匆匆跟随。

——

你在别的地方找不到这样的夏天,保罗说,水珠顺着脸颊和鼻梁滑落,两人的皮肤都残留着湖水的凉意。在英国尤其不能。

休没有在听,他往前倾身,想舔掉保罗嘴唇上的小水滴,但莉娜回来了,带着啤酒,玻璃互相碰撞,叮当作响。保罗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英国朋友刚才的念头,随即站起来,冲莉娜微笑,吻她的鼻子,从她手上接过冷饮。

休看向湖水。柔和的暖风蹭了蹭他的脸颊,带着暴晒过后的泥土清香。莉娜在休身边坐下,问他在想什么,亲昵地搂着他的脖子。休接过啤酒,冲她微笑。保罗在码头稍远处坐下,盯着他们,指甲刮擦啤酒瓶的标签纸。

“我在想,”休回答,靠在莉娜怀里,眼睛看着保罗,“人们在别的地方找不到这样的夏天。”

——

秋夜。

休靠在石墙上,而且靠在那里太久了,寒意穿透大衣、毛衣和薄薄一层衬衫,咬进皮肤里。香烟即将烧尽,他把最后一口让给保罗,后者深吸了一口,丢掉烟头,用鞋跟碾灭。

休不想离开这个冷风飕飕的门洞,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也许他潜意识里希望在这里为莉娜充当守卫,只要他一直站在这里,莉娜就不会再受到任何伤害,要是他站得足够久,说不定六年前夏天的那个莉娜就会回来,一蹦一跳,皮肤晒得黝黑,棕色短发沾着麦穗的香气。保罗沉默地站在门洞另一边,低着头,把手插进口袋,又取出来,碰了碰休的手背。

“走吧。”他的德国朋友说,径直向汽车走去,并没有回头确认休跟上没有。

英国人盯着保罗的背影看了一会,拉紧大衣,跟了上去。

夜很深了。落叶在路灯单薄的光圈里打转,慕尼黑深陷黑暗,在噩梦中辗转,天亮之后不一定有人记得这些梦,但休知道噩梦难以名状的苦涩滋味需要好几天才消散,经验之谈。他把头靠在车窗上,闭上眼睛。保罗突然刹车,休吓了一跳,坐直了,扭过头去看他。

保罗直直地瞪着空荡荡的公路,好像对那上面的水泥有什么切骨仇恨。车停在树丛旁边,路灯被灌木和松树挡住,阴影更深。休试探着伸出手,想掰开保罗紧攥着方向盘的手指。保罗一把抓住休的领带,把他拽了过去,吻了他的嘴唇,牙齿撞上牙齿,刺痛蔓延开来,像一根嘶嘶作响的引信。休发出叹息,用力按紧保罗的后脑,让他再靠近一些,最好彻底和休融合在一起。他的德国朋友发出听起来既像狂怒又像兴奋的低吼,爬到副驾驶座,跨坐在休的大腿上,一只手扼住休的喉咙,收紧手指。

“保罗。”休张嘴喘息,声音沙哑,“我不能——”

“闭嘴。”

这不像他们此前的任何一次性爱。再也没有调皮的漫长言语游戏,没有酒精,没有年轻人的漫不经心,没有温暖七月阳光,没有时间。紧绷的沉默最终被保罗的低叫打断,休紧抱着他,闭着眼睛,顶进朋友的身体里,一次,再一次,深一些。保罗想要的是疼痛,他知道,他明白,他总是明白。休愿意提供朋友需要的一切,哪怕是痛苦。

许久,在寒意逐渐逼近的黑暗中,保罗松开了掐着他脖子的手,在他怀里颤抖。休轻轻拍打他的背,吻他的脸颊,尝到了泪水的咸味。

“跟我回到伦敦去。”休低声说,要是他的语气听起来像哀求,那是因为他确实在哀求,他甚至可以匍匐着哀求,只要能说服他的德国朋友,“求你,保罗。”

“我在酒吧里就告诉过你。”保罗回答,嘴唇贴着他的颈窝,“答案是‘不’。”

汽车重新回到路上的时候,天已经开始亮了。下车之后许久,保罗的话还在休脑海里回响。我得做点什么,他的德国朋友说,我有一把手枪。休想着战争,然后想到文件,最后另一个单词浮出来,像濒死的野兽心脏一样搏动,希望,希望,希望。

还不如不要希望,保罗的声音切开了这个流血的心脏,希望意味着你指望别人来做这件事

休不得不停下脚步,扶着一棵树喘气,最后弯下腰,干呕起来。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坐在落叶里,背靠着树干,呆呆地看着天空,苍白的阳光已经穿透了云层,迟疑着、悄无声息地落在慕尼黑的街道上。

休·勒加特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埃,继续向元首行馆走去。保罗的手在他脖子上留下的疼痛仍在,像爱,像恨,像绞索,像他此刻身处的时代。

全文完

【慕尼黑同人】The Noose (Hugh/Paul)”的一个响应

  1. 垂死病中惊坐起!!!!看了太太的微博然后爬去看电影 看完就看到太太的同人我真的太幸福了!!!!!!!

    Liked by 1 person

  2. “ 保罗的手在他脖子上留下的疼痛仍在,像爱,像恨,像绞索,像他此刻身处的时代。”最后一句太美太贴切了,真是非常完美地概括了那个年代和背景下他俩的感情,忍不住哭唧唧

    Liked by 1 person

  3. 凌晨四点我爬起来第二次看这篇…再次感叹,真是了不起啊休酱…!保罗一个眼神儿就把你勾过去了…!本体是一条狗勾……!

    Liked by 1 person

  4. 看电影的时候这俩人台词看来就是全程表白,什么“你结婚了?““过得一般般。““我单身。““远离她我才轻松了一点。““那是因为(我知道)你肯定对她很冷漠呀~“(锤地锤地(*≧!)太太给的结尾也是很保罗了,就算观点立场变了他依然和当年那个在胡巴斯会为belief歇斯底里的青年别无二致。但就是这样的保罗才会让休永远搁在心底被拽着爱着吧。

    • 酒吧谈话那一段我来回看了好几遍呜呜呜,从眼神到台词都太多弦外之音了……还有保罗突然“你还是不需要刮胡子呢”(脑补牛津时期3000字

      Liked by 2 people

      • 怀疑导演是不是有意引导了否则俩男孩怎么演出这样的眼神情绪,保罗那句请大使先离开在我听来都带着重见时悸动的抖颤(瞧这俗气的用词)…还有太太不要光脑补啊这么personal的调侃牵扯牛津回忆3000字刮胡子play什么的喂给孩子们吧🤤

      • 看到IMDb说原作者表示Hugh和Paul是”partially inspired by”真实存在的德国外交官Adam von Trott zu Solz和英国历史学家Alfred Rowse,而且Rowse是gay,曾描述过自己对Trott的”intense Platonic attachment”呜呜呜呜更好吃了。

        Liked by 1 person

  5. 哈哈哈哈真的是为了看同人才看的电影,荞麦小哥太可爱了,而且完美匹配太太每一篇文的男主脸!

    Liked by 1 person

  6. 现在才看完电影,然后依稀记得太太微博里之前提到过,搜关键词一路摸索发现果然有文!

清凝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