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之路 Chapter 17

汽车刚刚驶出修道院的大门,坐在旁边的陌生男人就悄声道歉,声称因为“安全需要”,他不得不蒙起马可的眼睛。尽管这个人态度礼貌,似乎是真的感到抱歉,但别在腰间的枪表明马可并没有其他选择。在接下来的两个多小时里,他只能听见雨声和引擎发出的噪音。车偶尔颠簸,很少转弯,中途短暂在某个地方停了一会儿。马可以为目的地到了,抬手去解布条,但另一双手马上阻止了这个动作,“抱歉,科斯塔先生,我们还没到。你需要什么东西吗,水?饼干?或许去一下洗手间?”

他摇头拒绝。靠在皮质座椅上,仰着头,试着最大限度利用眼前的黑暗,仔细听周围的声音。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驾驶座的门开了还没关上,从外面吹进来的微风有一股松脂混合湿泥土的气味。所以他们还在郊外,目的地显然不是曼哈顿。

司机回来了,他们又回到了路上。第二段行程短一些,马可估算在三十分钟到四十分钟之间。车轮碾过碎石,咔咔作响,转了个角度和缓的弯,停了下来。黑色布条被拉开了,马可下了车,在阳光之中眯起眼睛。五株茂盛的苹果树减缓了光线的冲击,采光最好的那棵树已经早早开出白色小花。那栋有着A形屋顶的房子一半在树荫里,一半在阳光下,外墙泛出温暖的奶黄色。克莱门神父示意马可先进去,为他扶着门。

客厅里竟然隐隐约约有烤普切塔的温暖香味,这座陌生房子闻起来一下子就像家。一个裹着羊毛开衫的女人从沙发上站起来,盯着马可,脸色苍白,还没说话就开始擦眼睛。马可大步冲过去,和母亲抱在一起,轻轻拍打她的背,告诉她一切都好。

“妈妈,”他悄声问,用意大利语,暗自希望克莱门神父听不懂,“他们没有威胁你吧?你受伤了吗?”

“没有,没有,葆拉和孩子们已经到加拿大去了,就像我们谈好的那样。卢比奥留在纽约暂时照看生意。你爸爸……来吧,过来看看你爸爸。”

“科斯塔太太,我不想显得粗暴无礼。”克莱门神父插嘴,也用意大利语,同样把每个元音发得圆润标准,同样没有明显可辨的口音,“恐怕我们只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探员们等着和您的儿子谈话,之后,我保证,马可想陪着科斯塔先生多久都可以。”

“好的,神父,五分钟。”

“十分钟。”马可讨价还价。对母亲来说,神职人员全都是闪闪发亮的圣人,随便哪个神父的某一句蠢话都是不容置疑的命令,他可不这么认为,“时间到了我自己会出来,不准进来打扰。”

“二十分钟,作为善意的证明。”白狐狸语气温和地回答。马可既惊讶又恼火,原本设想好的尖酸回应一个都用不上,对方脸上的笑意于是更明显了,“我们会在走廊尽头的房间等你,咖啡和酒的供应都十分充足。晚餐时间再见,夫人。”他冲马可的母亲点点头,走开了,从步态看来,一点也不像年逾六十的人。

——

马可最终没有用完这二十分钟。爸爸一动不动地躺在病床上的样子让他焦躁不安。父亲近几年的确逐渐显出老态,入狱之后就更明显了,但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接近死亡:皮肤紧绷在额头和颧骨上,色调和质感看起来都不健康,像是涂了一层蜡,紧闭的双眼下方有瘀血似的阴影。马可试探着松开爸爸蜷曲的手指,握住他的手,那只手不算冰冷,但也不温暖,感觉相当怪异,仿佛躺在床上的是比例精确的仿制品,而真正的爸爸不知所终。他收回手,交抱双臂,呼了一口气,妈妈把手放到他的肩膀上,没有说话。坐在窗边读杂志的护士瞥了他们一眼,低下头,翻过一页。

整件事已经从普通的委托变成了私人恩怨,马可意识到。他一定要让布鲁赫和他的白痴“航海家”们付出代价,否则科斯塔家的航运生意离彻底垮塌的那一天不远了。然而任何形式的复仇都正中教会下怀,给了他们继续操纵马可的机会。他一点也不想成为别人随意差使的武器,剩下的选项也许只有逃跑,到加拿大去,换一个名字,在新不伦瑞克的寂寥港口重新开始。马可从不觉得逃避有什么不光彩的,逃跑也是解决问题的一种方法。

但今天不行,他又看了一眼父亲,这次不行

马可吻了母亲的脸颊,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慰,站起来,离开了这个散发着汗和尿液气味的房间。

走廊尽头的“房间”实际上应该算作一个起居室,长方形,宽敞,足够放下一个书架和五张单人沙发,硬木地板擦得光亮,铺着白色地毯,淡绿色墙纸点缀着苹果花图案。克莱门神父和两个陌生男人坐在壁炉前的沙发上,壁炉没有点燃。窗户开了一条缝,放进外面温暖湿润的微风。如承诺的那样,茶几上不仅放着咖啡壶和高矮不一的烈酒瓶,还有冰桶和柠檬片。不过酒杯只有两只,一只在克莱门神父手里,另一只显然是为马可准备的。宽口威士忌杯,底部很厚,要是用力得当,应该能砸穿头骨。不算上老神父,他一个人要对付两个配枪的成年男人,这两个人很可能训练有素,风险远远高出得益。马可坐了下来,掂了掂玻璃杯,选了余量最少的那瓶威士忌。

“不喜欢威士忌?”他问那两个穿着西装的陌生人。

“从不在执行公务期间喝。”左边那个回答,他的额头又高又宽,马可觉得堪比广告牌,“我是休斯探员,这是我的同僚阿博特探员。如果你不介意,我们想给你简单讲讲目前的计划,还有你在这个计划之中的角色。”

“你们已经给我分配好‘角色’了,多么惊喜。”

“我们稍后可以轻微更改‘剧本’,取决于你的意见。”

可以更改,但不许离开舞台。马可想,往杯子里多加了一指高的威士忌。他预感到自己很快会需要这些额外的酒精。

计划本身并不复杂。如果执行得当,除了马可的自尊心,没有其他东西会受到伤害。“基本上,你需要爬到布鲁赫脚下——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爬,你明白的。”休斯探员笑起来,好像这是个不得了的笑话,克莱门神父和阿博特探员都面无表情,“你要去求和,要求和他坐下来谈谈,重新划分势力范围,放弃一部分船运业务之类的,这个你来决定,科斯塔先生。用什么借口都可以,只要引起布鲁赫的兴趣,把他钓出来。然后我们就会接手。”

“定义一下‘接手’。”

“我们会逮捕他。”

“穿着制服,一大群人涌过去,手铐,记者,相机?”

“穿着制服,不能透露人数,手铐,不准记者过来——至少刚开始不准,之后应该要开发布会。”

“便服,而且不能带手铐。”马可放下杯子,里面的威士忌没怎么喝过,已经被融化的冰稀释了,“要是消息在码头上传开,说科斯塔家的小混蛋串通条子,干翻了布鲁赫。我一夜之间就会成为过街老鼠,而布鲁赫会成为英雄。不论码头老鼠们多讨厌‘航海家’,他们更厌恶的是你们,明白吗?”

“便服也不是不能接受。”阿博特探员回答,这是马可第一次听到他开口说话,“手铐换成氯仿,然后用无标记车辆把布鲁赫带走。”

“这未免过于帮派作风了,你不觉得吗?”休斯探员哼了一声。

“你们就是帮派。”马可插嘴,“只不过多了一套漂亮制服,有人为你们的暴力行为盖章免责。”

“科斯塔先生的建议非常清楚。”克莱门神父开口,及时踩灭对话中的火星,免得引燃一场争吵,“不穿制服可以避免引来不必要的关注,在这一点上我同意科斯塔先生的看法。手铐和枪可以藏在外套下面,有绝对必要时才使用。还有,如果你们都不介意,”老神父耸耸肩,仿佛他正准备说的话无关紧要,“教会能够提供候选见面地点——好几个候选地点,事实上。”

总共四个地点。到了晚餐时间,他们勉强划掉了其中两个。又一个不认识的男人送来奶油菠菜汤和烤普切塔,母亲的手艺。从果园吹进来的风变冷了,阿博特探员关上了窗,拉上窗帘。鹅黄灯光照在遗忘已久的酒杯上。座钟指针快触到数字10的时候,休斯和阿博特终于同意把一家空置海鲜餐厅设置成舞台。一个富有的信众生前立下遗嘱,把所有财产赠予天主教会,这家餐厅就是遗产的一部分,十几年来静悄悄地呆在账本里。

剧本和舞台都敲定之后,演员就该出场了。不到二十四小时,马可被运回纽约,关在一辆小货车的货厢里,像等待展出的马戏团动物。他没有去旅店,也没有踏足家里的其他房产,而是住到自家酒吧楼上。没有人比船工和水手更爱流言蜚语,布鲁赫可能一小时内就知道马可·科斯塔重新出现了,并且没有隐藏行踪,丝毫不害怕“航海家”的打手。

一个水手大声问他一整个月躲到哪里去了。

“旅游。”马可回答,笑眯眯的,“但你知道,人总有累的时候,跑太久了。有时候你不得不认输,像我这么年轻的人也不例外。”

这句话,在场所有人心里都清楚,就像马可回到纽约之后的一举一动,很快也会一字不差地传到布鲁赫耳朵里。

“你应该约他到海鲜餐厅去,你为什么不约他到餐厅去?”七十二小时过去之后,休斯探员在电话里质问,“你甚至没和他的人联络。”

“他的人自然会联络我。”马可回答,挂了电话。运气好的话是联络,运气不好就是直接闯进酒吧扫射。

这一次他的运气应该算好坏参半。返回纽约的第四天,电话一早响起,马可在清晨的昏暗光线中跌跌撞撞摸进起居室,取下听筒。

“他知道你想讲和。”一个沙哑的声音说,没有交代“他”是谁,“但他也知道你现在是只小宠物狗,有人牵着你的项圈,他想和你的主人谈。”

“我只代表科斯塔家,没有什么‘项圈’,借用你诗意的比喻。”

“把教会叫来,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对方咆哮道,挂断了。

马可用力把听筒砸回去,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拿起,请接线员连通另一个位于曼哈顿的号码。他本以为不会有人接听,毕竟现在刚过六点,但铃声刚响了一次就接通了,一阵嘈杂之后,话筒交到了克莱门神父手上。

“‘把教会叫来’,他是这么说的吗?”

“对。”马可疲惫地靠着墙坐在地上,揉着眼睛。

“好的。”白狐狸说,伴随着轻微的电流噪音,“他会如愿以偿的。”

罗马之路 Chapter 17”的一个响应

  1. 马可现在的处境让我看的浑身难受…之前还在讲学生时代的他多么叛逆又随心所欲,现在真的感觉项圈死死地卡在他的脖子上。

    Liked by 1 person

    • hhhh感谢!我之前都是写“踪”,每逢出版校对都被改为终😂,好像字典收录的是终,“踪”这个版本是通假/惯常用法?也不算错(但就是会被编辑改((((。

  2. 偶然中的必然)教会的人…盲猜下一章安东尼奥要做♟再次登场了(我的小情侣们太难太难了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