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之路 Chapter 10

下雨了。不是几周前那种雪比雨多的雨夹雪,是货真价实的春季小雨,细细的水滴覆盖在玻璃上,令灰色的晨光变得更暗。木头已经烧尽了,马可虽然看不见壁炉,但是能闻到火焰濒死时散发出的那种辛辣烟味。他最好起来打开窗户,然后清理一下灰烬。

随后马可意识到了是什么挡住了视线。他在深夜某个未知时候抱住了安东尼奥,神父也许没有察觉,也许无法挣脱,此刻还熟睡着,背贴着马可的胸口。马可一动不动地躺在原处,仔细听了一会儿安东尼奥的呼吸声,试探着抬起手,慢慢收回来。他的左侧是墙壁,右侧是尚未醒来的临时室友。马可抓住窗台充当支撑,坐起来,腰侧的疼痛还不算不能忍受。他小心翼翼地向床尾挪动,右脚先踩上冰凉的地板,然后是左脚。地板在马可的重量下发出旧木板常有的尖细声响,他看了一眼安东尼奥。

没有动静。神父没有睁开眼睛,搭在枕头上的手指也没有动弹。马可站着琢磨了一会儿他的脸,把另外一张毯子拉过来,盖在安东尼奥身上。

他勉强清理了炉灰,因为没有力气拖出去倒掉,就这样整桶放到一边。马可借助残火引燃干苔藓和纸片,慢慢劝诱火焰重新燃起。安东尼奥显然没有任何野外生存经验,把松木砍得乱七八糟,很难砌出便于燃烧的塔形。马可不得不花了好些时间筛选这些棱角古怪的柴火,设法把它们垒在一起。

等他泡好茶,把开了的豌豆罐头放到火上的时候,安东尼奥醒来了。也许他早在马可失手碰翻茶叶罐的时候就惊醒了,不过此刻才选择披着毯子过来,凑到炉火旁边,一言不发地接受了马可递给他的浓茶。

罐头里的汤汁微微冒泡,马可被烫到手指,低声咒骂,胡乱把豌豆倒进汤盘里,粗略分成两份,把其中一个盘子推给神父,后者也接受了食物,耐心地用生锈的叉子追逐汤汁里四散逃逸的豌豆。马可等着他谴责昨晚的非必要肢体接触,但神父似乎并不急着提起这件事。雨变大了,尽管太阳升得更高,光线反而变暗,雨水噼啪抽打屋顶,风在树林里流窜,摇动湿漉漉的松树和刚出芽的嫩枝。

“下雨了。”神父忽然开口。

“我以为你永远发现不了这件事。”

“看来今天回不去市里了。”

“确实不能。”马可接口,不太能确定对方是在严肃考虑回到纽约的可能性,还是在笨拙地尝试开玩笑,如果世界上存在与俏皮话绝对不兼容的人,那安东尼奥肯定是其中一个,“也许等到夏天吧。”

神父笑了笑,拿起茶杯,目光转向了炉火。马可认为他露出笑容的时点总在意料之外,令人无法判断他是真的觉得好笑,还是暗暗认为马可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蛋。马可心不在焉地用勺子压烂剩下的豌豆,看看茶杯,又看看安东尼奥,再看看壁炉,想不到该说些什么。马可以前当然被拒绝过,但通常是在嘈杂不堪的酒吧里,他和他的捕猎对象互相都有台阶可以下,一个假装挑选新品种啤酒,另一个消失在舞池里,绝不会双双被困林中小屋,对着一个破旧壁炉和一堆罐头。

“我想我们应该把收音机找出来。”马可丢下叉子,打破了沉默。

安东尼奥的注意力立马转到他身上,如此快速,就像察觉老鼠声响的猫头鹰:“这里有收音机?而你现在才决定提起这件事?”

“没必要用激烈谴责的语气,神父,你也知道我前几天并不在最佳状态。”马可对他微笑,纯粹是为了惹恼对方,而不是安抚,“而且这个地方信号很差,收音机从来都收不到任何东西,你会发现这里最棒的娱乐还是我。”

“收音机在哪里?”

马可举起左手食指,对着头顶上方,安东尼奥站起来,仰头去看木梁之间的阴影。马可任由他自己漫无目的地找了一会,才打了个响指,把神父的视线引向屋顶和墙壁交接处的小木梁。榫接处塞着一个布包,安东尼奥踩在椅子上,踮着脚尝试了几次,勉强把它拽了下来。

“小心我的脑袋,神父。”马可抱怨。

“根本不可能碰到你。”安东尼奥心不在焉地回嘴,把布包拿回炉火边,打开。马可知道里面是什么,爸爸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因为每个频道都只有白噪音,气得用扳手砸了收音机好几下,然后把扳手扔进袋子里,连同螺丝刀、钉子、卷成一团的电线和这台百无一用的机器。他看着神父从布包里掏出扳手,困惑地看了一会儿,放到一边,双手捧出外壳开裂的收音机。

“也许你应该学会控制你的脾气,科斯塔先生。”

“什么?不是我,是上一次来的时候,爸爸原本打算,不,我没必要向你解释。你凭什么马上就认为是我——算了,我猜它还没有彻底损坏,你可以试试。但我告诉过你了,什么都收不到。”

十五分钟后,收音机接上了柴油发电机,不过毫无反应,电源灯拒绝亮起。神父拔掉插头,逐一拧出螺丝,拆开外壳,就着火光捣鼓了二十分钟,没有理会马可那个关于无线电和神父的笑话。重新接上电源之后,收音机活了过来,安东尼奥露出微笑,但是笑容没有维持很久,和马可预计的一样,无论怎么调整天线和频段,喇叭里只有白噪音和更响亮的白噪音。神父拖着电线,把收音机抱到木屋的四个角落,举高,放在地上,放在桌子上,放在窗台上,最后捧出门外,毫无改善。

“看吧,没有信号。”

“因为天气不好。”安东尼奥关掉收音机,放在大腿上,一只手护着天线,像是担心马可会冲过去掰断它,“明天我可以去远一点的地方试试,或者走到靠近公路的地方。”

“棒极了,举着收音机站在路边看起来一点也不可疑。”

“你不想听听新闻吗?我们已经在这里……”安东尼奥嚅动嘴唇数数,“九天?应该是的,最多相差一两天。”

“我当然想听,但是听了新闻又做不了什么,比什么都不知道还糟糕。”

安东尼奥审视着他,马可不知道他到底想从自己脸上寻找什么,正想丢出一句俏皮话。神父忽然伸出手,轻轻搭在马可的手臂上:“我敢肯定你的家人平安无事。你们都是逃脱专家,按照你的说法。”

俏皮话从脑海里消失了。马可清了清喉咙,临时想了一句新的:“按照纽约警察的说法也是。”

“这不是赞美,科斯塔先生,不要为此感到骄傲。当别人试着安慰你,你要说‘谢谢’,否则别人会后悔和你说话。”

“谢谢,神父。”马可嘲讽地拖长声音。

“你以前一定是个可怕的学生。”

“很有可能是学校历史上最可怕的那一个,挨了不少鞭子,但作为回报,我也操了好几个修士。”

安东尼奥收回手,皱起鼻子,像是闻到发酸腐坏的牛奶:“你刚才使用的动词是比喻意义,还是字面意义?”

“一小部分是比喻意义,大多数是字面意思上的‘操’,也就是我把我的阴茎顶进了——”

“我知道这个词的定义。”

“我觉得你需要练习某些词语的发音,神父。就从‘黑手党’和‘操’入手,当然还有‘屁眼’,或者你更愿意说‘肛门’?不要整天躲在代词和隐喻后面,你看,我也知道不少文雅词藻,只是选择不用。”

安东尼奥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屋顶,仿佛希望某种掌管礼仪的六翼天使突然降临,把他从马可制造的这个微型低俗地狱里拯救出去。马可喜欢这种效果,脏话犹如小型炸弹,扰乱社交场合,掀掉人们的面具,让人们局促不安,甚至抱头鼠窜,露出真正的尾巴。不过神父并不显得慌张,只是无奈,好像马可·科斯塔属于无法人为控制的自然因素,就像从海上来的飓风,或者莫名其妙追着垃圾车狂吠的大狗。

“马可,听着。”神父把收音机挪到地板上,交握起双手,“不管你说或者做什么,我都不会和你上床,所以你可以停止这种幼稚的……”安东尼奥咬了咬嘴唇,花了好一会儿寻找合适的词汇,“停止幼稚的挑衅。不过,考虑到我们短期内不得不共处,而且这是你的房产,我不能提出‘互不接触’之类的无理要求——”

“简单来说你的意思是?”马可打断了他的官腔。

“简单来说,我的意思是,我建议我们暂时像室友一样相处,分享食物和同一张床。我可以接受一些不可避免的肢体接触,所以你不需要清早偷偷摸摸溜走。与此同时,你承诺停止不合时宜的调情,像个文明人一样沟通。这样我们不会再把时间花在毫无必要的口角和玩笑上。”

“我要求保留开玩笑的权力。”

“而我保留假装没听见这些‘玩笑’的权力。”安东尼奥伸出手,“成交?”

所以你知道今天一早发生了什么,只是压到现在才说。“住在一起,但是不调情。睡在一起,但是不做爱。世界上最糟糕的交易。”马可握住了神父的手,和记忆中一样,那只手并不温暖,“成交。”

罗马之路 Chapter 10”的一个响应

  1. 马可貌似S实则M…🤔如果安东尼奥猝不及防反攻他…会肿么样?!(兴奋搓手.gif

    Liked by 1 person

  2. 但说真的,夏天,木屋,两人世界,聚集了所有需要的条件,真的不打算做些什么吗?

冬樱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