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30

第三十章:政治

“你以前做过类似的事吗?”菲利普问,坐在一边,拿着一杯加姜末和糖煮热了的葡萄酒,看着加布里埃往挎包里塞衣服。

“打包行李?”

“闯入监狱。”

“从来没有。”对方回答,理所当然,并不显得特别担忧,“但是在广州,什么都有门路,而且我认识一些人。”

菲利普本想问“什么人”,预估对方不会回答,又或者只会塞过来一句荒谬的假话,于是没有作声。从抵达澳门埠头算起,他和加布里埃交谈的时间加起来不超过一小时,但菲利普已经不止五次从他身上看到吕西恩的影子,又或者更准确的说法是,他找到了吕西恩某些特质的源头。面前的混血儿在外表上和吕西恩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那种喜欢审视他人、在脑海里悄悄掂量斤两的样子完全一致,掌控谈话的方法也是。唯一的区别是,如果说吕西恩曾经让菲利普想起敲打蚌壳的水鸟,那加布里埃就像游隼,更难接近,爪子更尖。

“所以。”菲利普清了清喉咙,放下装着酒的陶杯,“计划是怎样的?”

加布里埃看了他一眼,没有马上说话,着手打包摊在桌子上的一系列用纸裹着的零碎物件,它们碰撞的时候叮当有声,应该是金属物,但菲利普看不到具体是什么。加布里埃绑紧袋口,把行李甩到肩上:“你为什么想知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如果我们要合作救出吕西恩,我当然需要知道你准备——”

“为什么?”加布里埃截断他的话,语气并不尖刻,但也并不特别友善,只是非常专注。游隼,菲利普再次想到,寻找容易出血的地方

“什么为什么?”

加布里埃耸耸肩:“吕西恩是我的家人,不是你的。不必觉得你有义务帮到底,我们不会责怪你,事实上,你愿意冒着风险把消息带到澳门来,我们已经非常感激。也许你更愿意留在这里休息,我走之前可以帮你找一艘回欧洲的船。”

“不。”菲利普脱口而出。

加布里埃挑起眉毛,靠到桌子上,做了个“请”的手势,等菲利普陈列理由。

“我们。”菲利普刚开口就停住了,不知道该怎么把一种感觉转换成言辞,他想象细而密的蛛网,绷在黑暗里,他们两人并未事先计划,但碰巧在同一个地方失足跌落,不得不在同一张网里挣扎,沾上同样的蛛丝。他总不能突然在加布里埃面前大谈蜘蛛,画面才是他擅长的领域,词语不是,“吕西恩和我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加布里埃轻轻哼了一声,不知道是觉得好笑,还是不信任。

“如果是我在那个监狱里,吕西恩不会‘留在澳门休息’,我没有理由不为他做同样的事。”菲利普补充道,深吸了一口气,“如果你不愿意相信,那也无所谓,我既然能找到方法来澳门,也能找到方法回广州。”

加布里埃举起双手,手掌往下压,一个安抚的手势,熄灭还没窜起来的火焰,尽管一开始就是他自己煽的风:“原谅我,林诺特先生。我的弟弟很少有这么忠诚的‘好朋友’,我只是好奇。”

“我敢肯定吕西恩在商行区有很多朋友。”

“他有很多‘关系’,不一定有很多朋友,你当然明白这两者有区别。”加布里埃笑了笑,“并且清楚你属于哪个分类,有时候,在黄埔,人们很容易搞错。”

菲利普看起来好像被扇了一巴掌,没有说话。加布里埃往上提了提行李,转身走出去。菲利普往前几步,想叫住他,但想不到反驳的话,沮丧地在长椅上坐下,盯着脚下凹凸不平的陶砖。吕西恩的哥哥在橡木门前回过头来,叫了他一声,菲利普抬起头来,看着加布里埃。

“你为什么还站在那里,‘好朋友’?要是你想赶在明天日出之前到广州,现在就跟我来。”

——

在黄埔,清晨的雾气短暂带来雨天的假象,最终在太阳底下消散,云又高又远。铜制风信鸡的影子投在沙地上,吹的是干燥的北风。

早在阳光触及商行之前,黄伯已经打扫完厨房和前厅,把碎玻璃和碎陶瓷拢成一堆,准备铲起来,拿到外面埋掉。早前冲进来的官差在商行里四处搜索,推倒柜子,摔碎了一大堆酒杯和两个花瓶。临走前留下一句话:要是可疑番鬼在这里出现,必须第一时间通知衙役。半是叮嘱,半是警告。黄伯又是鞠躬又是发誓,但心里暗自决定自己绝不会告发任何人,不管是不是番鬼。也许官差也明白,只是一时找不到把老头子收监的借口。

他到厨房去吃早餐,和过往四十多年一样,自己做炸面[1]和鱼片粥。黄伯十几岁就来商行区做工,那时候可没人称呼他“伯”,人们还在喊他“根仔”,因为他的名字是黄闰根。原先在码头做苦力,在那么多汗流浃背的年轻人里,他学鬼话[2]学得最快,因而时常代表搬运工和外国大班沟通,最终得到一份在法国商行打杂的工作,不轻松,但至少可以远离广州夏季的黏湿热浪,也不必出卖体力。几十个年头一眨眼就过去了,黄伯撕碎油炸鬼,放进热腾腾的粥里,一边试着数具体多少年,但无论如何想不起自己来黄埔的时候确切多少岁了,只得作罢。他只知道自己是乾隆年间出生的,但阿妈从没讲过是几年,也许她也不记得。黄闰根是她的第六个孩子,她在生第八个的时候死去了。

商行某处传来敲门声。

不是大门,黄伯走出厨房的时候就察觉到了,是另一个方向,更准确地说,是地下。他转身回到厨房里,抓起挂在墙上的钥匙,从盖着白布的家具和货物之间穿过,直奔通往走私地道的那扇木门。轻轻的敲击声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黄伯把耳朵贴上去,大声让里面的人表明身份。

“我是菲利普,先生。”法国人的声音隔着门板传来,“菲利普和加布里埃。”

老雇工打开锁,让两个年轻人从楼梯爬上来。两人都把靴子提在手里,裤子卷到膝盖,还在滴水,不知道是从黄埔岛哪个角落涉水上来的。黄伯扬了扬手,让他们到厨房去,对地板上的泥脚印皱了皱眉头,决定稍后再清理。

“我要去见海关。”加布里埃宣布,未经邀请就拿起炸面,撕下一半,咬了一大口,把另一半递给菲利普。法国人小心地闻了闻,尝了一口,然后把整块澄黄面团塞进嘴里。

黄伯重新捧起吃了一半的粥,发现不再有胃口,又放了下来。

“海关是一条章鱼。”他告诉桌子对面的鬼仔,“你要哪一条手臂?”

“哪一个和巡抚最相处不来?”

“全部。”

“那我只好直接去见章鱼的脑袋,借用你的讲法。”

“他不会见你。你和你弟弟一样,把事情想得很简单。”

“用‘正常’途径当然很难。”加布里埃往前俯身,手肘支在桌子上,“但我们都认识一些人,而那些人又认识另一群人,这样马上就变得容易多了。你甚至不需要浪费人情帮我安排会面,只需要告诉我章鱼的脑袋当天在哪里吃饭,在哪里散心,剩下的我自己能解决。”

“番鬼怎么办?”黄伯往菲利普的方向摆了摆头,上述的番鬼显然没有明白对话的内容,来回打量黄伯和加布里埃。

“番鬼会跟着我。他需要化装,遮住头发和脸就差不多了,擦点煤灰,扮成打杂的。吕西恩是在班房还是衙门后面?”

监狱设在衙门背面,六七栋互相连通的方形建筑,围着一个内院。黄伯只去过门口一次,二十年前的事了,帮忙取走一个码头苦力的遗物,送还家眷。他不知道那个苦力犯了什么罪,也不敢问。班房在不远处的另一个地方,关押着尚未决定该如何发落的轻罪犯,有时候隔天就放人了,官府不想花费皇粮养这些九流之辈。

“我可以找人问问。”黄伯谨慎地回答,不想给出承诺,“还有,我大概知道你想找海关干什么,我不觉得这是最安全的办法,如果我是你,我就直接花钱贿赂狱卒,你知不知道有几个人是明码标价的?”

“知道是知道,但我担心吕西恩惹的麻烦已经超出了零散几个腐败狱卒的能力范围。”加布里埃摇摇头,“海关那边反而还有机会。”

“又或者你也会被抓起来。你还背着一宗谋杀案。”

“你的意思是官府还没放弃栽赃嫁祸,这才是准确的说法。”加布里埃耸耸肩,“我和菲利普加起来等于一个半蛮夷,最多让狱司头痛一晚,第二天早上就能出来了。”

“你们在讲什么?”菲利普插嘴。

黄伯和加布里埃对视一眼,然后都看向菲利普。

“政治。”加布里埃说,换成了法语,“抽象而言,我们在谈如何把巡抚吊死在政治的绳子上。还有,你需要变成一个广东人。”


[1] 即油条,粤语地区称“炸面”或“油炸鬼”

[2] 指外语

发布者:vallennox

寒带鸟类

珍珠之河 Chapter 30》有2个想法

  1. 菲利普:加布里埃你可以质疑我行动不灵光或者对这里不熟悉,但是你不可以质疑我对我“好朋友“的关系!!哥哥:不要搞混了自作多情。法国人:……被扇了一下子有点钝痛呢(;_;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