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之河 Chapter 11

第十一章:绥澜舰

站在“绥澜”舰[*1]的甲板上,在漳州舰长和英国大副之间,吕西恩自出海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来到了该来的地方。舰长晒得黝黑,看起来不过三十五六岁,但已经有了白发,乍看之下就像不慎蹭到生石灰。他自称姓郑,半个月前才接管船队,取代上一次海战中不幸去世的林舰长。他也带了翻译,是船上的炮手,汕头人,在珠江口做过几年大米生意,能说结结巴巴的广州英语。吕西恩礼貌地表示自己完全能胜任,炮手看起来不太高兴,走开了,和桅杆下面的其他水手聚在一起嘀咕,很可能在议论吕西恩的头发。

舰长打了个手势,把来客带进船长舱。那是个方形陋室,小,不过十分整洁,床铺钉紧在地板上,桌子固定在墙上,砚台压着一叠草纸,用秸秆和芦苇造的,纤维粗糙。装着木栅格的小窗对着甲板,方便观察状况。吕西恩偷偷打量房间里的私人物品,试图揣摩他是哪种类型的船长。船长们的性格虽然和海上的天气一样多变,但大致可以划分出几个种类。有轻浮虚荣的,像初春落在港口的细雨;易怒的,像暴风季;或者平静寡言的,比一块礁石还稳定,也和礁石一样顽固。

郑舰长的闽南口音相当重,吕西恩必须全神贯注,从不熟悉的音调中提取字句。目前舰队能够调用的完好船只总共有五艘,除去旗舰“绥澜”号,配有大炮的只有“远甲”舰和“远丁”舰。剩下的“广泰”、“广靖”和“广坤”号都是普通的双桅帆船,配有弓箭手,如有必要,这些弓箭手也能使用火枪。“波尔图猎犬”号的大副侧着头听吕西恩翻译,最后点点头,问舰长知不知道海盗最后出现的地点。

“渔民说曾经在泉州东北偏东见过海盗船,但那里大大小小的岛礁很多,不能确定是哪一个。我打算先到兴化湾巡逻。”

“是个好主意。”大副回答,“我们上一次就是在南日水道遇上海盗[*2]。”

舰长转向吕西恩,迟疑了一下,好像接下来的话不太容易确切表述,“问问他货物什么时候送来。”

“什么货物?”

郑舰长皱了皱眉,好像被吕西恩的迟钝冒犯了,“枪支和两门大炮。广州府和葡萄牙人商谈过,也付了钱的。”

从来没有人提过军火交易。老师为什么不告诉他这件事?还是说布政司认为他们两个都无权知晓这宗交易?吕西恩压下心里汩汩冒泡的怀疑,把问题转译给大副,后者回头瞥了一眼不远处的“波尔图猎犬”号,承诺只要他们一回去,第二艘小船马上就会过来,载着枪炮零部件,附赠三箱黑火药。

“我们想向你提议的一种战术,十分简单,但是有效。”大副接着说,稍作停顿,方便吕西恩翻译,“海盗已经认得葡萄牙船,渔民也在帮他们放哨。我们往往什么都还没看见,他们已经逃出很远。所以,这次我们建议你的舰队打头阵。藏起甲板上的大炮,伪装成商船进入南日水道,引起海盗注意之后,假装逃跑,把他们引到我们的炮击范围内。”

吕西恩还没翻译到一半,郑舰长已经在摇头了,“太危险了。完全是没有必要的冒险。再说,要皇帝的舰队掩盖真实身份,不成体统。”

“船长认为这太危险。”吕西恩告诉大副。

“我们紧跟在后面,无论发生什么,都能在十分钟内赶来,甚至只需要五分钟,如果风向很有利的话。”

“船长也不希望假扮成商船。”

“为什么?”

“尊严,我想。”

大副呼了一口气,用手掌摩挲自己的光头,“在我的世界里,商船是最受尊重的船。”

“很不幸在这片海上不是。”

“至少让他们把大炮遮起来,免得让放哨的一眼看出是战船。”

“你和夷人在说什么?”舰长问,对持续延长的葡萄牙语对话感到不耐烦。

“我只是在确保夷人明白阁下的要求。”吕西恩回答,带着久经黄埔港考验的圆滑,舰长显然不欣赏这种圆滑,脸色非但没有缓和,反而多了一丝狐疑。通事秘书清了清喉咙,“大副之所以提议遮住大炮,是为了避免哨兵认出战船,早早逃跑。”

“海盗之流确实是一群懦夫。”舰长倚着桌子,盯着木窗格,脸色凝重,“上一次交战的时候,对方的火力如何?”

“只有一两门精度不高的大炮。”吕西恩翻译大副的回答,“没什么值得担心的。”

“我会考虑大副的建议。”舰长点点头,看着英国人,然后又把目光转向吕西恩,“让他们尽快把货物运过来。”

“告诉舰长,我们向来尊重合同。”大副向郑舰长伸出手,对方并不习惯这个举动,犹豫了好一会,才试探性地握住英国人的手,很快放开,像是被尖刺戳到。也许是为了显示慷慨,郑舰长把手背在腰后,扬起下巴,问葡萄牙船是否需要物资,食物,淡水,木箭,“我们都有富余。”

“大副表示感谢,但此刻并不需要。”吕西恩咬了咬嘴唇,看了一眼砚台下面的纸,“我有一个私人请求,不知道能不能告诉阁下。”

“说吧。”

五分钟之后,吕西恩怀抱着一大叠淡棕色的草纸,和大副一起回到小船上,返回“波尔图猎犬”。他设法用手臂和衣服下摆挡住纸,免得沾上飞溅的水沫。

英国人搔了搔下巴,“你打算写诗还是怎样?”

“画画。”吕西恩回答,“消磨时间的爱好。”

大副哼了一声,没有继续发问。吕西恩看向葡萄牙炮艇,左舷已经没有人了,不知道菲利普刚刚想和他说什么,可能也没有什么要说的,只是听到鼓声出来看看热闹而已。他能看见水手忙着放下另一艘小船,然后把麻绳甩到滑轮上,吊起两个大木箱,缓缓放到船上。吕西恩眯起眼睛,意识到那就是货舱里装“玻璃制品”的箱子。他偷偷瞥了一眼大副,大副发着呆,眼睛看着海面,手指轻轻敲打船舷。

他得告诉菲利普这件事,越快越好。回到船上之后,吕西恩克制住一路快跑的冲动,带着纸回到客舱,从行李里翻出装炭笔的小布袋,返回走廊,探头观察楼梯的情况。水手都在甲板上忙碌,吕西恩悄悄下去,在布满划痕和涂鸦的木板上画了一个三角形,那是尽快见面的信号。

然而这个“尽快”不如吕西恩想象中那么快。独自在狭窄的客舱里徘徊,中途到甲板上走了一圈,没看见菲利普,又回去了,继续踱步,一圈又一圈。到了晚餐时间,吕西恩借口身体不适,让男仆把食物送到客舱里来,暗自决定要是水手开始唱歌的时候菲利普还不出现,他就到下层舱室去看看。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他正在毫无食欲地用叉子戳刺烤鱼。菲利普没等吕西恩应答就进来了,迅速关上门,靠在上面,好像走廊上有二十个持刀海盗。

“我知道货舱里装的是什么了。”

“我知道货舱里放着什么。”

他们同时开口,说了几乎一模一样的话,同时陷入沉默。菲利普抓了抓头发:“你怎么会知道?”

吕西恩把“绥澜”舰上的对话告诉了他,指出“波尔图猎犬”送过去的货物正是所谓玻璃制品木箱。菲利普皱起眉,“这就奇怪了。”

“什么奇怪?”

“这就是我想告诉你的另外一件事,‘猎犬’昨晚深夜下锚,把同样的木箱运到一个孤岛上。而且我觉得——我不确定,当时太黑了,也许是我看错了。”

“菲利普,直接把话说完。”

“我觉得我好像看见一艘船等在那个小荒岛岸边,一艘单桅小帆船……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也可能是错觉,树叶的影子之类。”

吕西恩坐到床上,没有留意到自己手里仍然握着叉子,“多少个木箱?”

“十几个。十二个,我想。”

“他们只给‘绥澜’舰送去了两个。”

“也许小岛是另外一个约定好的卸货地点?”

“为什么要这么约定?郑舰长的船队到那座岛去要额外浪费半天。为什么半夜偷偷卸货?”吕西恩丢掉叉子,双手捂住脸,“糟透了,菲利普,我认为他们在做两宗生意,既卖武器给正规舰队,同时也卖给海盗。”

“什么?”意识到声音太大了,菲利普赶紧压低声音,“这有什么好处?他们难道不是受雇去清剿海盗的吗?”

“他们在保护市场。”吕西恩悄声说,整个图景在他脑海里慢慢清晰起来,就像油灯缓慢照亮一张窄长的挂毯,“要是海盗消失得太快,布政司就没有动力继续付钱雇佣葡萄牙战船了。但同时,如果海盗太猖狂,广州府会觉得花出去的钱没有收益,也会终止合同。所以他们得仔细平衡官船和海盗的火力,确保官府始终需要葡萄牙人的援助。”

菲利普顺着客舱门滑坐到地上,揉乱自己的头发,低声咕哝了一句脏话。“也就是说,不久之后我们自己就会受到这艘船卖出去的大炮轰炸。”

“更糟糕的是,大副说服了郑舰长带队做诱饵。这根本不是‘诱敌’,是屠杀。”吕西恩凑到舷窗边,天已经黑了,他能看见福建船队的点点灯火,“我们必须警告他们。”

菲利普摊开手,“怎么警告?”

男仆偏偏挑这个时候来敲门,问吕西恩是否已经用餐完毕。两人都吓了一跳,陷入短暂的慌乱。吕西恩打开衣柜,打了个手势。菲利普几乎把自己折成两段才爬进去,两人挣扎了好一会才把柜门重新关上。吕西恩让男仆进来,收拾刀叉和盘子。那个穿制服的年轻人走后,吕西恩把耳朵贴在门上,确认脚步声消失,才打开衣柜,帮菲利普出来。

“我觉得我全身都是木刺。”菲利普抱怨,揉着后颈和肩膀,“那是什么?”

他指的是桌子上的纸,吕西恩已经彻底忘记了这件事,海盗和葡萄牙人的龌龊交易占据了他的全部注意力。“我忘了。礼物,给你的。”

“谢谢你还记得?”

不知道是谁先笑了起来。也许是吕西恩。不是愉快的笑,而是一个人高度紧张时的奇怪反应。此时此刻画纸显得如此微不足道,完全和逼近眼前的危险状况错位。两人好不容易止住神经质的笑声,坐在地上,靠着墙,肩膀贴着肩膀,盯着天花板。

“我们怎么办?”菲利普问。

吕西恩没有答案。


[1] 本章提及的舰船纯属虚构,从未存在。取名规则参考了1860-80年间的广东水师

[2] 位于福建莆田东南,夹在陆地和南日岛之间,南日岛历史上确有大量海盗活动

发布者:vallennox

寒带鸟类

One thought on “珍珠之河 Chapter 11

  1. OMG!福建人,郑舰长,想起了历史上真人,虽然年代不一,但是惊叹于太太仅仅写这章就对这段历史人物姓氏背景的考证与熟悉,太契合史实了!又是高声赞美神仙老师的一周!!ps: 都肩膀碰肩膀了,两个人的身心灵命运都已经捆在一起了,乱世情侣添把火燃烧起来吧~~~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