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st Cause

《时间回旋》(Spin)同人,配对Jason/Tyler

原著介绍:Goodreads | 豆瓣

——————————————

Lost Cause

Jason Lawton拿起电话听筒,马上又把它放了下去,闭上眼睛,疲惫地按揉着鼻梁。

被回旋透膜过滤过的阳光蒸烤着窗外的一小片长方形绿地,看起来和他记忆中货真价实的阳光毫无二致;但他此刻身处的近日点基金会研究中心就是回旋透膜存在的最好证明。一辆白色面包车从远处的灰色仓库区驶出来,穿过一道道检查关卡,缓慢地往州际公路挪去,像只懒洋洋地顺着草茎往上爬的甲虫。右腿上的麻痹感又出现了,伴随着针刺一般的轻微刺痛,Jason僵硬地坐在原处,等待它过去,祈祷它快点过去,假装自己并没有感到恐惧。

他再次拿起电话,拨了开头三个数字之后又放了下来。

他不明白这件事为什么会比他想象中要艰难,Diane小时候整天给Tyler打电话,沉浸在他们两人之间毫不费力的亲密感里。Jason常常能听见双胞胎妹妹压抑不住的笑声从隔壁卧室传来,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看着路灯在他的银河系贴画上投下不规则的光斑,猜想妹妹和Tyler在说些什么,思忖着自己到底对谁感到嫉妒,Tyler还是Diane。

Tyler是个好玩伴和倾听者,会在Jason搬出一堆玄之又玄的复杂名词解释天文学概念的时候崇敬地瞪大眼睛。莱斯学院里的男孩们一开始就不喜欢Jason,在他提前修完了微积分IV之后就更不喜欢他了。只有Tyler会叫他“Jase”,在他不得不熬夜修好那个见鬼的刈草机时偷偷拎着手电筒溜进车库里陪他,和他在屋后的草地上狂奔,试图让Jason的滑翔机模型飞过松树树梢,两人最后双双摔进干涸的水沟里,滚了一身的泥和草屑,大笑着,几乎停不下来。那时候他才十一岁,Tyler十岁,时间回旋似乎不仅仅隔断了地球和宇宙,还在他和Tyler之间凿出了一条跨度十几年的鸿沟。

右腿的刺痛感慢慢消失了,Jason试探着活动了一下脚踝,有些别扭,但大体恢复了正常。他确实是病了,Jason再也找不出借口否认这个事实。他需要个他妈的医生,一个朋友。

他第三次拿起了听筒,拨了Tyler Dupree的号码。

——

他亲自给Tyler挑了公寓,买了些小家电和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放在正对沙滩的窗户旁。Tyler把他的老式电脑搬上去的时候Jason几乎笑起来,声称这台机器已经可以算作历史遗物,“我只是拿它来运行对账软件,”Tyler辩护道,弯腰在桌子下寻找插头,“闭嘴,Jase。”

Jason当晚留了下来,半是因为两人聊天聊到凌晨,半是因为右腿又开始失去知觉,他不敢开车。他们并肩坐在阳台上,看着像一堆碎玻璃一样在回旋透膜后面转动的星星。“我这么问大概是违法的,”Tyler忽然说道,打破了两人之间舒适的沉默,“近日点研究出时间回旋是怎么回事了吗?”

Jason张嘴想解释,但最后只是沉默地摇了摇头,忽然之间觉得疲惫不堪。他觉得自己在跑一场没完没了的障碍赛,跑道多处中断,旁边还不停地有人用石块砸他,每个人都长着父亲的脸。“Jase,”他听见Tyler说,一只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你还好吗?”

“我很好。”他反射性地撒谎道,挤出一个看似真诚的微笑,和媒体交手了这么久,他已经精通此道,“给我说说你这几年都在做什么,Tyler。”

等Tyler知道他的多发硬化症之后,两人本来就不多的话题似乎变得更少了,时间回旋,近日点,多发硬化症,然后从头再来一遍。Tyler开始拿那种医生审视病灶的目光来看他,即使是在两人少有的独处时间里,Jason仍然能感觉到他在心里掐一个看不见的秒表,估算着Jason Lawton在这个迅速奔向灭亡的回旋世界里还剩多少时间。

“停下。”一个大雨滂沱的星期四傍晚,他说道,Tyler困惑地看了他一眼,放下刀叉,“什么?”

“别那样看着我。”

“我刚才没有在看你,Jason。”

“你在想‘Jason Lawton就要死了’,”他指控道,猛地站起来,差点碰翻了椅子,他的私人医生跟着站了起来,忧心忡忡地盯着他,“我不能病,Tyler,E.D.像秃鹫一样盯着我,他讨厌弱者,你知道的,只要我有那么一点点生病的迹象——”

“Jase——”

“我们已经很接近真相了,我只需要一点点时间——”

“Jason!”Tyler高声喊道,打断了他,两人似乎都吓了一跳,沉默地面面相觑着。“Jase,”医生柔声说,握住了他的手腕,“我们已经谈过剂量的问题了,你现在的狂躁情绪就是药物作用,”Jason跌坐在沙发上,揉着额角,Tyler跟着他坐下去,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不管是作为你的朋友,还是作为你的医生,我都不能给你增加剂量了。”

“副总统和我父亲下星期就要来巡视近日点了。”

“我知道。”

“我不能失败。”

“你不会的。”Tyler说,“Jase,你得吃东西和休息。”

“我睡不着,”他承认道,“那些药物,Tyler,我每晚能睡上两个小时已经不错了。”

医生沉默了一会。大雨击打着窗户,沙沙作响,沉闷的雷鸣从远处翻滚而来,Jason光秃秃的客厅看起来越发冷清。“你记不记得我小时候得腮腺炎的那次?”他说,挪动了一下,让Jason在沙发上躺下来,把抱枕塞到他脑后,“你半夜悄悄到小房子来看我。”

“记得,”Jason回答,刚才的大喊大叫榨干了他所剩不多的力气,“十一月底,草地结霜了,冷得要死,我给你带了果汁和巧克力蛋糕。”

“我以为我要死了,”Tyler说,“我还认真地想过要写一份遗嘱,把储钱罐留给我妈,给你和Diane写封信,告诉你们,”他走神了一会,陷进了Diane这个名字带来的流沙里,Jason吞咽了一下,想把那种突然翻涌起来的陈旧嫉妒压下去,“总而言之,”医生说,清了清嗓子,“你陪了我一整晚,给我念天体物理学杂志上的论文。”

“恐怕我并不是一个特别有趣的小孩。”

“沉闷得可怕,”Tyler笑起来,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拿下来,披到他身上,“睡吧,Jase。”

他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攥住了Tyler的手腕,医生似乎吃了一惊,但并没有收回手。Jason头痛欲裂,颅骨里像是装满了尖锐的碎玻璃,世界在他周围缓慢然而不可逆转地崩塌,只有Tyler是这片混沌之中唯一稳定的东西。Jason吻了他,用上了所有的力气,按住他的后脑,把他拉近。医生整个人僵住了,过了好久才慢慢放松下来,犹豫不决地抚摸Jason消瘦的脸颊,手指不停地发抖。药物诱发的疲倦重新占了上风,他再也抓不住Tyler了,医生的手滑到他背后,把他抱紧,贴着他的嘴唇喘息。“Jase——”他开口,马上就被打断了。

“留下,”Jason说,声音虚弱而沙哑,更像是叹息,“Tyler。”

坐垫往下凹陷,Tyler躺了下来,和他一起挤在这张不算宽敞的长沙发上。“我会在这里,”医生低声说,吻了他的额头,“闭上眼睛。”

他照做了,雨声似乎清晰了起来,他想起了大房子里那些悄无声息的夜晚,他能透过窗户看见小房子的一角,看见鹅黄色的灯光在疏于修剪的草坪上印下一个个规整的方块。那时候他们三个人看起来是如此的不可分割,在草地上互相追逐,骑着自行车在通往购物中心的斜坡上一冲而下,挤在露营地的帐篷里用Jason的手电筒看漫画。风吹过树梢,声音听起来如同海浪,所有这些声音都是不同的频率和波长的组合,世界也是这样,许许多多细小的物理规则的总和。他这么解释,Diane翻了个白眼,但Tyler明白他的意思,Tyler总是能明白他的意思。雨声退去了,只剩下他和Tyler并肩躺在熄灭的营火旁,裹着睡袋,山风凛冽,刮来了松脂和泥土的气味。

他们头上是漫天星辰。

全文完。

Lost Cause”的一个响应

  1. 我在微信阅读看《时间回旋》,看到40%左右,某章底下有人说:Jason明明把父亲和世界看的那么透彻,又是从哪里生出来了一股极强的使命感(支撑他病了以后仍然全身心投入到火星改造这个事业中),或者其实是他作为天才对满足自己对自己的期待?
    有个人回复他:他父亲是为了青史留名,Jason的理由却很丰满——他想知道答案,他关心人类的命运,他也热爱自己所作的事情。
    唉总之,目前为止我挺喜欢Jason的,不知道最后他会怎么样(溜走继续阅读Spin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