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linter

fandom: Kingsman

pairing: Percilot

HP AU

Splinter

包裹已经在桌子上躺了很多天了,不是猫头鹰送来的,是一个陌生的傲罗,Percival不记得他的名字,这些年轻人来来去去,有些失踪了,大多数死去了,像尘土一样悄无声息。

那是个细长的黑盒子,裹在六天前的《预言家日报》里,头版仍然是布鲁斯伯里事件——食死徒们在那里将四个失踪多日的霍格沃茨学生和前去调查的傲罗折磨致死。他拆开纸包,坐下来,把打磨光滑的木盒放到书桌中央。窗外有阴影一掠而过,他下意识地握住了魔杖,但那只是一小群知更鸟,骄傲地在树枝上一摇一晃,胸前的羽毛红得像血。

只是个盒子,他告诉自己。

——

“没什么好害怕的。”打着条纹领带的男孩说,“只是些盒子。”

Percival收回手。灰蒙蒙的光线从高处的窄窗透进来,切开奥利凡德魔杖店里的充满尘埃的阴影。他们周围是高高堆起的纸盒,看上去随时会垮塌下来。一个柔和的光球悬浮在工作台上方,照亮了尚未切割完毕的木头和玻璃罐里泛出微弱银光的独角兽毛。

“我不害怕。”Percival回答,“只是觉得不太礼貌。”

“他反正会让我们一根根地试,不是吗?”打着领带的男孩说,他穿得就像个麻瓜,这让Percival觉得有些惊奇,更让他吃惊的是对方着手打开一个个纸盒,检查里面的魔杖;他拿起一根带结节的,随手挥舞了一下,工作台上光球像是被看不见的绳子拽了一下,撞碎在墙上,洒了一地闪闪发光的碎片,男孩冲Percival打了个“别说话”的手势,把魔杖放回原处,爬上梯子,逐一审视贴在纸盒上的小标签。Percival看了一眼半开着的小门,奥利凡德先生仍然没有出现。

“James。”

Percival仰头去看爬到梯子最高处的男孩,“什么?”

“那是我的名字,James。”他又揭开一个盒子,拿起里面的魔杖,它喷出一团花瓣,洒到Percival身上,“这是我最期待的部分,挑选魔杖。我爸爸和我说过一万次,魔杖会挑选巫师,你知道吗?”

“我觉得我们应该等奥利凡德先生回来。”

“我想我们会在分院仪式上见面,不是吗?”James伸长手臂,抽出又一个盒子,“我肯定会去格兰芬多。”

“没有人‘一定’会去哪个学院,这是分院帽决定的。”

“我会告诉分院帽我最适合格兰芬多,所有的Spencer都在格兰芬多。”James取出一根带着深色木纹的魔杖,挥了挥,魔杖顶端冒出火星,引燃了堆在地板上的纸盒。两个男孩惊叫起来,James滑下木梯子,踩灭了威胁着要熊熊燃起的火焰。

“你父亲做了一模一样的事。”

男孩们看向奥利凡德先生,魔杖制作师关上门,把一个发黄的纸盒递给Percival,“放在最高的架子里,差点摔断我的背。冷杉木和凤凰羽毛,出色的搭配。”他转向James,浅色的眼睛像浑浊的玻璃,“每一次有Spencer到这里来买魔杖,都会制造一场小型灾难,你们总是会被一些脾气古怪的魔杖吸引,这让我想起了。”

他没有说自己到底想起了什么,径直爬上梯子,逐一检视纸盒,自言自语。男孩们对视了一眼,移开目光。

“当然。”奥利凡德突然说道,把男孩们都吓了一跳,他走下梯子,递给James一个细长的盒子。

——

Percival打开了盒子。

十二又四分之一英寸,桤木和龙心腱。James在他们通过傲罗考试的第二天给这根魔杖配了个银手柄,刻成狮爪的形状,在Percival看来过于夸张了。而且James偏爱用无声咒,并没有多少——用他自己的话来说——“炫耀机会”。Percival轻轻擦掉这件金属残片上的灰,手指小心地触碰那些烧焦的木头。这是傲罗们能找回来的所有碎片。

它会喜欢一个特立独行的主人,奥利凡德先生说,三十年前的下午,尘埃漂浮在浑浊的阳光里,多么出色

在折皱的报纸上,James Spencer的照片冲他微笑,就在布鲁斯伯里事件耸人听闻的大标题下方。

确实,Percival把木盒留在桌上,走到餐厅,给自己倒一杯酒,再没有人比他更出色了

全文完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