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bound

Hellbound

1.

布袋又滑下去了,Hux咒骂起来,把袋子甩到肩上,继续向机库门外开枪,阻止冲锋队员进来。Kylo一拳砸在控制台按钮上,机库的大门开始缓缓地、沉重地下落,等离子束擦过Hux的手臂,击中了他身后的一个工具架,火星四溅,一把液压钳差点砸穿他的头盖骨。“Ren!”他吼道,向Finalizer的舱口坡道跑去,这艘小型货船的引擎居然还没有发动,“你他妈还在等什么?!”

“我在拯救我们两个。”

Hux锁上气闸门,砰地把装满矿石的袋子扔到驾驶舱角落里,“如果你动作再不快点,就没人需要你‘拯救’了。”

Kylo拨了一个开关,驾驶舱里突然警铃大作,好几个屏幕同时亮了起来,发出刺耳的尖叫,“他们给Finalizer安装了某种锁定装置,不解除它的话这船根本不能起飞。”

“那就——”

一阵刺眼的火光,飞船外壳隔开了声音,但爆炸仍然令驾驶舱震颤起来。机库大门被炸开了,冲锋队员像裹着白色盔甲的蚂蚁一样涌了进来。“我来对付他们,”Hux脱掉外套和武器带,“你赶紧让这堆废铁飞起来。”

他快步跑过闪烁着警报的走廊,滑进狭小的炮手位,戴上耳机。老旧的激光炮还需要几分钟预热,Hux的手指不耐烦地敲打着控制手柄。又一阵爆炸,从气闸门那边传来,他们的防护罩还能撑十来分钟,不会再多了。控制台的指示灯闪烁起来,Hux用力按下发射按钮,扫射机库里的士兵。

飞船颤动起来,他终于听见了主引擎启动的熟悉声响。Finalizer短暂地悬浮起来,又重重地砸了下去,Hux差点被抛出座位。

“Ren!”

“抱歉,”Kylo的声音从耳机传来,夹杂着电流噪声,“抓紧,我们要起飞了。”

他没在开玩笑,货船以一种陡峭的角度猛然拔高,冲出了被炸毁的机库闸门。Hux的后脑重重地磕在座椅上,重力牢牢地把他按在那里。他们勉强躲开了一栋高耸的建筑物,继续攀升,Hux在心里默数着他们还需要多少秒才能离开这个倒霉星球的大气层。

耳机里又传来嘶嘶的电流声,“Hux,你最好上来看一眼。”

Kylo的语气听起来不太妙,他们已经联手当走私犯好几年了,在这段时间里,Kylo只会在一个场合里使用这种“不妙”的语气。Hux吞咽了一下,摘掉耳机,爬回驾驶舱。

Finalizer刚刚脱离行星重力场,透过驾驶舱的透明钢,Hux能看见这个在G型恒星的光芒里缓慢自转的灰绿色星球。巨大的阴影遮住了恒星,棱角尖锐的阴影,涡轮激光炮的侧影犹如尖刺。

一艘Resurgent级歼星舰。

“我能问一下我们为什么还没夹着尾巴逃跑吗?”Hux说。

“因为我们不能,”Kylo抓乱了自己的头发,“我们被锁定了。”

一个TIE战机小队从右舷飞出来,团团包围住运输船。歼星舰现在完全占据了他们的视野,一扇闸门打开了,准备把他们吞进去。“见鬼。”Kylo说,踩在座位上,仰头打量那艘巨大的战舰“这是Falcon。”

“这是什么?”

Falcon,”Kylo重复了一遍,“我父母找到我了。”

2.

细小的水珠溅在他脸上,Hux翻了个身,睡意朦胧地盯着墙壁看了一会,坐了起来,忽然之间完全清醒。原本睡在枕头边的猫不见踪影,窗开着,而且看起来开了好一阵子了,Arkanis仿佛永无止尽的大雨泼洒进来,伴着闪电间歇的惨白光线。他从来不会任由窗户开着的,Hux皱了皱眉,下床,赤脚走过被打湿的地板,关上了窗。

猫在黑暗中发出警告般的咝咝声。Hux转过身,想打开灯,但有人抢先一步抓住了他手腕,继而捂住了他的嘴。Hux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挣扎起来,但黑暗中的入侵者把他抓得更紧了,那个人是冒雨来的,衣物和手指都因为淋透雨水而变得冰冷,Hux的背紧贴着他的胸口,水缓慢地渗透了睡衣。Millicent冲他们龇起尖牙,弓着背,缓慢后退,躲进了墙角的阴影里。

“安静,”不速之客悄声说,“我是Kylo Ren,只是路过。”

撬窗入室根本不能算路过,而且我他妈不关心你叫什么名字,Hux想反驳,但对方的手掌紧紧捂着他的口鼻,他快要不能呼吸了,只能发出含糊的呜呜声。“你从没听说过Kylo Ren?有原则的太空海盗?”入侵者问。

更愤怒的呜呜声,Hux摇了摇头。

“算了,听着,我可以放开你,但你不能作声,”有什么冰冷坚硬的东西顶住了Hux的后脑勺,“记住我能随时炸掉你的脑袋。”

Hux点了点头。

陌生人松了手,Hux深吸了几口气,擦掉蹭到自己脸上的雨水,“你在犯一个很大的错误,这里是Hux总督的——”

尖利的警报声彻底淹没了这个句子的下半截,惨白的探照灯光穿透了雨夜。Ren低声咒骂起来,用力把Hux推向门口,“这里有别的出口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他们匆匆跑过漆黑的走廊,Ren跟在Hux半步之后,时不时用枪口戳一下Hux的后腰,提醒他武器还在那里,“你刚才说这里是总督的宅邸?”

“是的。”

“而你是?”

“我是他的儿子,你最好现在就放——”

“很好。”

走廊在前方分岔,Hux被推搡着往右拐,走下一道狭窄的楼梯,冲进空无一人的厨房,“你是什么意思,‘很好’?”

“意思是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人质。”

Ren猛地踹开一扇用来运送厨余垃圾的小侧门,把Hux拖进滂沱大雨里。现在他能看清楚警笛声的来源了,并不是冲锋队员,只是当地治安官的飞行器。Hux想呼喊求救,但这个念头刚刚浮现,Ren就猛地拽了他一下,再次捂住了他的嘴。

,Hux想,被劫匪拿来当盾牌可不是一种理想的死法

“第一,你很吵,”Ren几乎是拖着Hux跑过被雨水击打着的小巷,仿佛Hux只是一件特别笨重的行李,“第二,我不是劫匪,但如果情况需要,我真的会拿你挡子弹,抱歉。”

Hux短暂地停止了挣扎,因为震惊,脑内一片空白。Ren趁机圈住他的腰,直接把人扛到肩上。路上的积水已经很深了,靴子每步都溅起水花,转瞬即逝的闪电照亮了一个污水横流的小广场,Hux忽然意识到接下来要发生什么。

“不,我没有兴趣把你绑架到另一个星系去,”Ren接口,“我的船就停在这附近,等我安全上去了,就会把你放走——”

一道明亮的蓝色等离子束划破黑暗,Ren勉强躲开了,Hux重重地摔到地上,疼得倒抽了口气。Ren抓住他松垮垮的睡衣领子,把他拎了起来,挡在身前,用爆能枪指着他的太阳穴。

“停止射击!”守在机库门前的指挥官喊道,“目标手上有人质!停止射击!”

Ren推了Hux一下,两人缓慢地靠近机库。Hux已经彻底湿透了,雨水淌进他的眼睛里,害他什么都看不清楚。所有武器都对准了他们,但是没人敢开枪。Hux能听见引擎的隆隆声,不止一辆飞行器正在接近,但是太慢了,最后一个挡路的士兵不情不愿地让开了。他已经能看见停泊在平台上的飞船,一艘破旧的YT-1300轻型货船。起降坡道打开了,Ren伸手去按关闭闸门的按钮,钳制着Hux的手略微放松了一点,Hux猛地转过身,准备踢他的膝盖。

他看见Ren抬起手,做了个闭合的手势,像是要在半空中抓住一条不存在的丝线。

Hux失去意识前最后看见的是砰然合上的气闸门。

——

Hux猛然惊醒的时候,Ren伸出手,把他按回枕头上。

“这是意外,”Ren开口,“你不应该袭击我的,我不得不让你睡一小会。”

“什么叫睡一小会——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你问的是这个,”Ren冲这个狭小的舱室打了个手势,“这是Finalizer,我的货船;如果你问的是我们在宇宙的哪个角落,再过十分钟,我们就能离开帝国的势力范围了。”

“你不能把我关在一艘破烂货船的卧舱里。”

“我当然能,你现在不就被关在‘一艘破烂货船的卧舱里’吗。”

“我会杀了你,把你的肠子扯出来,让你吃下去。”

Ren侧过头,像是在听什么Hux听不见的声音,“你是认真的。”

“操你,我当然是认真的。”

“我也不需要一个吵闹的累赘,”Ren松了手,Hux坐起来,脱掉仍然套在身上的湿睡衣,“不过我短期内不可能再靠近Arkanis了,也许我可以在最近的一个可居住行星把你扔下去。”

Hux瞪着他,希望自己的目光能烧穿绑架犯的脑袋。

“又或者你可以在船上帮帮忙,直到风头过去,我会亲自把你送回家。”

“这根本不是谈判,是胁迫。”

“你觉得你有别的选择吗?”

怒气冲冲的沉默。

Ren站起来,拉开一个抽屉,拽出一件上衣,扔给Hux,“你姓Hux,对吗?有名字吗?”

那件上衣太宽大了,Hux觉得自己像个灯罩,“我有。”

漫长而尴尬的沉默,Ren过了许久才意识到Hux不打算供出自己的名字。绑架犯耸耸肩,坐到床沿,薄薄的垫子凹了下去,“你也许听说过我的另一个名字,Ben Solo-Organa。”

Hux大笑起来,来不及阻止自己,“你他妈当然是了。”

但是Ren盯着他,丝毫没有开玩笑的意思,Hux的表情慢慢僵硬了起来,他仔细打量着Kylo Ren,这张脸他确实在什么地方见过,只是想不起来,似乎是在什么公告里,在父亲的数据平板上短暂地出现过。

“见鬼,”Hux往后缩了缩,背紧贴着墙,“你是Ben Solo-Organa。”

“我刚才不就是这么说的吗?”

Hux强烈地希望自杀。

“别在我的飞船上这么干,处理尸体非常麻烦,”Ren说,“告诉我,Hux,你会做饭吗?”

完。

发布者:vallennox

寒带鸟类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