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wnward Spiral

Downward Spiral

后来他才慢慢习惯了Kylo Ren的不请自来。

这怪不了别人,Hux承认,即使他能谴责武士用他的魔法伎俩(“原力,将军,原力。”)从自己脑内钓出密码,把Ren的指纹录入感应器就完全是Hux自己的错。但退一步说,他也并不是真的介意。

毕竟Ren闯进他私人空间的目的相当单一。

擅闯事件第一次发生的时候Hux正在填评估报告,他的数据平板犹如森林大火现场,到处都闪烁着等候处理的红光。Millicent早就蜷缩在他大腿上睡着了,一团温暖安定的重量,Hux甚至不记得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纯粹出于习惯,又或者是想逃避填写评估报告里“设备损坏原因”那一栏,Hux点开另一个窗口,看了一眼Kylo Ren身上追踪器的反馈数据,如无意外武士应该在地面上,挥舞着那把嗡嗡发光的玩具四处乱砍。然而。

追踪器显示Ren正在定局者号上,Hux皱了皱眉,卧舱门就在这个时候滑开了,将军下意识地伸手去拿爆能枪,但一双看不见的手夺走了他的武器,掐住他的脖子,把他往后推了两步,撞到墙上,那么粗暴,Hux不得不思考永久性脑震荡的可能性。

被抛到地上的姜黄猫咪甩甩脑袋,思考了一会,径直走到闯入者脚边,用毛茸茸的脸颊蹭了蹭Kylo Ren的靴子。

“Hux将军。”武士说,仿佛他们是在一个见鬼的会议室里。

“Lord Ren。”将军回答,带着一个双脚离地钉在墙上的人所能找到的最大的尊严。

“一个问题。”Ren打了个手势,一根看不见的绳子把Hux拖了过去,停在离那个黑色面具几公分的地方。

“请。”Hux瞪着面前的银色金属眼眶,不打算示弱。

“当你把我和突击队员派到地面上的时候,我不记得你曾经提及这个星球上的危险生物,就是Phasma队长在昨晚的报告里明确向你解释过的那种。”

“我一定是忘记了。”Hux确保自己的笑容充满恶意,“但没有什么是Kylo Ren不能对付的,我相信。”

下一秒他被丢到床上,扼住喉咙的无形手指收紧了,Hux扯着枕头和床单,挣扎着呼吸。他隐约听见面具摘下时金属搭扣的响声,然后Kylo Ren的手,至少是实体的那双,按住了他的肩膀。接下来的事不难想象,他们的性总是这样开始的,单向或双向的暴力,许多瘀青,偶尔有血。

武士离开房间之后Hux向自己发誓他要把密码改掉,顺便删除Kylo Ren的指纹信息。

明天就这么做。

第二次比第一次更糟糕是因为,Hux正在药物的帮助下享受来之不易的睡眠。他梦见第一秩序某个外环训练基地多石的荒原,他在驾驶一架失灵的TIE战机,控制杆和调速器都不听使唤,战机在沙尘暴里颠簸,尖刀般的山峰突然从暗红色的沙土里冒出来,TIE战机径直撞向嶙峋的岩石。

他冷汗淋漓地惊醒,被噩梦压得不能呼吸,过了好一会他才意识到这种压力是真实存在的,Ren在他耳边喘息,汗淋淋的胸口贴着他的背,阴茎从Hux身体里滑出来,又狠狠地顶进去。,Hux想,挣扎起来,Ren抓住他的手腕,按在床单上,操,Ren,我会杀了你,公开处决

“那个可以等。”Ren回答,咬牙切齿地。

药物把他的脑袋搅打成一锅无用的细胞浓汤,Ren的老二对这个情况绝对没有帮助。Hux很确定自己尖叫了起来,枕头吞没了大部分声音,Ren的手摸到他腿间,握住了他的阴茎,相比起抚慰,更像是威胁,但Hux最终射在他掌心里,粗重地喘着气,耳朵里充满电流噪音。Ren黏湿的手指摸到他的嘴唇,,Hux无声地抗议,绝不

然后他张开嘴,把Ren的食指和中指吮进去,直到最后一个指节。

真的,Hux宁愿自己此刻是在一架坠毁的战机上。

第三次比前两次都要糟糕得多是因为,Hux发现自己习惯了Kylo Ren各种意义上的擅自闯入。

他醒来的时候Ren还在睡,至少看上去是这样的,背对着Hux,只在毯子里露出一蓬黑色的头发。他们昨晚甚至没有在床上成功着陆,Ren的后背被地毯磨得惨不忍睹,Hux的功劳,将军像驯服一匹野马一样骑他。深夜的某个时刻Ren想必是随手把被子和枕头拽到地上。Hux裹在自己的大衣里,像只收起膜翅的蝙蝠。Millicent睡在两人之间,心满意足地卷成一个姜黄色的圆饼。

Hux再也想不出比这更恐怖的景象了。

他在弑星者基地上的起居空间和在定局者号上的差不多,也许大一些,Hux一度很高兴这里铺着地毯,但绝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睡在上面。将军爬起来,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肩膀和脖子,走进浴室。

他把水温调得稍高一些,介于舒适和岩浆之间,站在蒸汽腾腾的水流下面,闭着眼睛,叹了口气。一个小小的声音钻进他的脑袋,介意我加入吗?

介意,他回答,走开,消失

浴室门被打开了,Hux冷冷地看着Kylo Ren挤进淋浴间里,再次开始考虑公开枪决武士的可能性,他会先射穿肺部,让Ren痛苦地扭动一会,再轰掉他的脑袋。“你看起来像只快要淹死的猫,将军。”Ren评论道。

“出去。”

武士充耳不闻地抓住他的手肘,把他压在湿漉漉的墙壁上。这必须停止,Hux决定,水流击打着他的后颈,Ren的手指摸到他大腿内侧,他一定要把门锁密码改了。

明天。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