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旅行者的男友

时间旅行者的男友

1.

Hux第一次见到Kylo的时候,他六岁,Kylo Ren三十一岁。

“嗨。”躺在草丛里的陌生人说,金雀花丛遮住了他的肚子和下半身,但从Hux能看见的部位判断,这个人没有穿任何衣服,“Hux,保持安静,好吗?我不会伤害你的。”

“你在流血。”Hux指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仍然紧紧攥着塑料恐龙,一条迅猛龙,他最喜欢的,Hux甚至给它取了名字。

陌生人颧骨上的擦伤正在渗血,他随手把血抹掉,在草地上擦了擦,“那是Finalizer,对吗,你的恐龙。”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有一次提起过,就是我们一起去自然史博物馆那次,我们第一次约会,我紧张死了,然后又时间旅行了,你拿着我的衣服在厕所里等了两个小时。谢谢你,顺带一提。”

Hux瞪着他,一个字都没有听懂。他只去过一次自然史博物馆,学校旅行,一大群六七岁的小孩被赶上校车,开了四十分钟进市区,Hux痛恨这次旅行的每一分每一秒。陌生人爬起来,半跪在草地上,高高的野草仍然挡住了他的下身,“Hux,你几岁?你能告诉我今天的日期吗?”

“六岁。1988年6月3日。”

“那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陌生人伸出手来,他的手看起来那么大,似乎可以包住Hux的整条手臂,“我叫Kylo。你能回房子里去给我拿点衣服吗?”

2.

Hux偷偷把灌满咖啡的保温壶和一整块巧克力塞进背包里,和卷成团的衣服放在一起,开门跑了出去。

昨天下了第一场雪,不大,太阳升起之后就会融化,但现在离日出还有一个小时。冷空气切割着他的呼吸道,碎玻璃一样。Hux飞快地跑过白茫茫的草地,走进稀疏的树林里。

“Kylo?”他打开了手电筒,孤零零的光束照亮了飘飘扬扬的雪粉,“Kylo,你在这里吗?”

树枝折断的声音从右后方传来,夹杂着咒骂声,有什么东西重重地摔到地上。Hux跑了过去,拨开多刺的灌木,手电筒光线先是照出了赤裸的肩膀,然后才是一张冻得惨白的脸,“嗨,”Kylo疲惫地说,“1997年12月11日,是吗。”

“是的,”Hux拉开背包拉链,掏出毛衣和裤子,看着Kylo抖抖索索地穿上,“你上次来的时候告诉我今天会冷得要命,所以我还给你带了热咖啡。”

“谢了。”

Hux钻进灌木丛里,把手电筒架到树枝上,让光圈落在两人之间的雪地上。Kylo沉默地啜着咖啡,垂着头。Hux尴尬地拧着自己的手套,非常不习惯Kylo的沉默,“那么,”他开口,“你是从什么时候来的?”

“2012年,”Kylo拧紧保温壶的盖子,把它还给Hux,“我们,呃,刚刚吵架了,你走了,我不知道你还会不会回来,然后我就被踹回天杀的1997年来了。”

“你不能到未来去看看吗?”

“不是这么运作的,我不能选择去哪里,什么时候去,我只是像个操蛋的足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Hux咬了咬下唇,“别担心,”他生硬地说,安慰人实在不是他的强项,“我相信他,我是说我,会回去的。”

Kylo笑起来,抬起手,似乎想摸摸Hux的脸,半途又收了回去,揣进裤袋里,“谢谢。”

3.

Hux刚开门就知道Kylo又时间旅行了。

衣服散落在客厅里,Kylo回来的时候撞翻了茶几,满地都是陶瓷碎片。Hux跨过那些尖锐的碎陶瓷,跪到地毯上,轻轻把手放到Kylo的肩膀上,他的皮肤摸起来很冷,像是泡过冰水。

Kylo抓住他的手腕,把Hux也拖到地毯上,手脚并用地搂紧了他。翻倒在地上的电子钟闪烁着,2012年6月12日。“你给我带了咖啡和巧克力。”Kylo说,手臂用力勒着Hux,“而且你回来了。”

“我答应过你的,算是吧,”Hux摇摇头,“十四岁的我是个多愁善感的小废物。”

4.

Hux又看了一次手表,抱紧了Kylo的衣服。他已经消失差不多两个小时了,自然史博物馆还有三十分钟就要关门,Hux躲在厕所隔间里,焦虑地数着瓷砖,回忆着小时候和Kylo的有限几次见面,有哪一次他说自己是从2009年回去的?似乎哪一次都不是,该死。

5.

“我从2009年来!”Kylo冲三十七岁的自己尖叫,“我和Hux的第一次约会!我他妈就这样搞砸了!”

“‘我们’和Hux的第一次约会。”三十七岁的Kylo Ren说,“你先坐下。”

“没有人会接受约会对象突然倒在地上抽搐,然后啪地消失,”二十二岁的Kylo把杯子扫到地上,一脚踢翻了茶几,“我今天早上还特意洗了个冷水澡,希望不要太紧张,结果我他妈还是被送到——现在是几几年?”

“2024,我们消失了两小时,Hux一直在等着我们。”三十七岁的Kylo看了一眼地上的一片狼藉,“十五年之后你会坐在这里,看着二十二岁的自己摔碎Rey送的结婚礼物。”

“什么结婚礼物?!”Kylo问,太迟了,黑白的光点在他眼前跳动起来,他消失了。

6.

他在冷冰冰的厕所地板上睁开眼睛。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Hux把折叠整齐的衣服递给他,“你消失了足足两个小时。”

“你知道我会时间旅行?”

“很多年前就知道了。你这次去了哪里?”

“2024,见到了我自己。”

“诡异。”

“诡异。”Kylo表示同意,拉上牛仔裤拉链,系好皮带,博物馆保安重重地敲了两下门,告诉他们打烊时间已经到了。两人走了出去,Hux一路看着手机,想找一家餐厅。

结婚礼物,Kylo想,走进博物馆外的暮色里,和谁结婚?

7.

小男孩站在泥泞的院子里,大雨把他浇得透湿,黑发一缕一缕地粘在他脸上。Hux套上靴子,踏进泥水里,向他走去。男孩马上往后退,想躲进草丛里。

“Kylo,”Hux蹲下来,向他伸出手,雨滴噼噼啪啪地敲打着伞面,“过来我这里,别怕。”

“你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

“很多年前,又或者说,很多年之后,你自己告诉我的。”Hux叹了口气,“跟我到厨房里去,你想吃果酱三文治吗?”

“不想。”

“你不能一直待在雨里。”

“我不认识你。”

“我们认识很久了,”Hux谨慎地往前挪了两步,男孩绷紧了肩膀,但并没有跑开,“你几岁了?”

“六岁。”

Hux难以置信地笑起来,摇着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六岁。”

Kylo皱起眉头,他六岁的大脑还不能处理这个信息,他张开嘴,似乎想说什么,但只是发出了一声含混的呻吟。男孩摔倒在泥浆里,抽搐着,突然消失了。Hux久久地站在原处,看着倒伏的草丛。

雨一刻不停地下着。

8.

“你是上次那个人。”Hux说,双手抱紧了塑料恐龙,脚边散落着一大堆积木和彩色蜡笔。

“我是的,”Kylo把自己藏在草丛里,“我从2011年来,我不会在这里待很久,Hux,今天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

“为什么?”

“我必须回去参加一个婚礼。”

“但是你没有穿礼服。”

“会有的,等我回去之后。”

远远地,教堂的钟声响了起来。男人和男孩同时抬起头,看向被雾气遮盖的地平线。等男孩回过头来,男人已经不见了,野草慢悠悠地在暖风里摇晃着。男孩四下寻找了一会,很快就失去了兴趣。他放下恐龙,选了几只蜡笔,兴致盎然地涂画了起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