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re and Flood

Fire and Flood

在Hux成为别的什么东西之前,他首先是个军人。

此刻他从未如此感激过自己作为军人的训练和本能。卧室里只有他一个人,Ren不在,他们不再像以前那么经常地同床共枕,半是因为Hux比以前更少睡觉,半是因为骑士总是在外执行皇帝亲自指派的任务。房间很暖和,Hux坚持把温度设置成这样,只穿着薄薄的黑色上衣和裤子。枪在床头,总在床头,即使Ren睡在身边的时候也是如此。他听着自己的呼吸声,数到五,伸手握住了枪。

武器的重量和金属质感像沉入水底的船锚一样迅速地让他安定下来。

他赤脚走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走廊上有细微的脚步声,像粗糙的布料拖过石头。业余,Hux想,躲在门边,背紧贴着墙壁。他还不到十七岁的时候就接受过这样的训练了,密闭空间里的战斗,一对多,有限的武器选择。实战考试的时候士官生们手上甚至没有一把爆能枪,Hux从来没有在这些考试里输给任何人。门锁的指示灯亮起,先是红色,然后转绿,门滑开了。

Hux抢先开枪,领头的那个刺客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被轰掉了脑袋,跟在后面的那个影子转过身来,冲皇帝举起了枪,Hux踢飞了他的武器,枪管抵在那人的喉咙上,扣下了扳机。距离太近,他都能闻到被等离子束烧焦的皮肉的气味。第三个入侵者转身逃跑,Hux追到走廊上,冲他的背影开了一枪,刺客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不动了。

本应守在他卧室外面的两个近卫兵倒卧在血泊里,都被割开了喉咙。“守卫!”Hux吼道,怒气冲冲地擦掉溅到脸上的血,“守卫!”

无人应答。叫喊声和重物落地的声音隐隐从远处传来,走廊在偶发的爆炸中微微颤抖,像是经受着一场地震。Hux把手掌放在传感器上,打开了通往外部走廊的闸门,一脚踩进黏糊糊的血水里。更多的尸体堆在那里,既有他的卫兵,也有带着简陋武器的叛军,他们很可能纠集了最后一点余党,企图刺杀皇帝。

一只血迹斑斑的手抓住了Hux的脚踝,Hux猛地转过身,一个入侵者还活着,压在两具尸体下面,充满恨意地瞪着皇帝。Hux挣脱他的手,直接冲他的脸开了一枪。

然后一切平静,至少在Hux到达前厅之前都是这样。他的堡垒像个泛着阴暗蓝光的梦境,空洞,沉默,满地尸骸,只有远处的爆炸声时不时打破这种滞闷的安静。他拐过一个转角,举枪瞄准,走廊里空无一人,一个通讯器孤零零地落在被炸毁的闸门边,Hux把它捡起来,在电流噪声里分辨指挥官们的命令。战斗集中在机库和前厅,几架TIE战机被劫持了,但很快就被击落,增援的运兵船也已经从停泊在近地轨道上的歼星舰上出发。

Ren,Hux想,马上又掐掉了这个念头,骑士和一部分帝国舰队远在好几个星系之外。Hux不打算倚赖他的帮助。

又一次爆炸,有人尖叫起来,伴随着砖石坍塌的轰隆。Hux跑向书房,那里是他的主控室兼会议室。有那么几秒钟他觉得自己又变回那个年轻而鲁莽的将军,梦想着踏平共和国。

共和国死去已久,连它残留的灰烬也已经冷却了。

等离子束擦过他的手臂,在石墙上炸开,火星四溅。两个入侵者发现了他,正从走廊那头追来,Hux回头冲他们开了两枪,没打中。一具尸体绊倒了他,Hux重重地摔到地上,但仍然紧抓着武器。他击中了一个刺客的腹部和另一个的手臂,后者扑到他身上,用仍然完好的拳头猛击Hux的脸。Hux抓住了他被爆能枪打断的那只手臂,手指狠狠地掐进焦黑的、血肉模糊的伤口里,对方痛苦地尖叫起来,叫声在Hux用爆能枪炸开他的喉咙时戛然而止。

他爬起来,喘着气,继续往前跑。

Hux觉得自己再没有比现在更不像皇帝的时候了,只穿着睡衣,没有靴子,从头到脚都是别人的血。即使是在收服Ileenium星系的那场恶战里,他好歹还是穿着军装的。Finalizer返航的时候只剩下36%的动力,但他们赢了,这是唯一重要的事。

叛军想必也考虑到了书房的重要性,最后一扇防爆门打开的时候,Hux和六个守在那里的士兵都愣住了。Hux匆忙后退,弯下腰,差点来不及躲开那几束在他头顶擦过的激光。他猛砸按钮,沉重的防爆门缓慢合上——太慢了,两个叛军士兵已经挤了过来,一刻不停地向他射击。Hux跑下一段楼梯,冲进一条有着拱形天花板的走廊里,一架TIE战机坠毁在花园里,熊熊燃烧着,火光照亮了满地的瓦砾和从崩塌的墙外缓缓飘落的小雪,阴影随着火焰跳动,每个凹陷处,每条柱子后面都仿佛藏着不怀好意的杀手。沉重的脚步声在他身后回响,Hux赤脚踩上了一块尖锐的碎石,差点尖叫起来。两个人影在前方出现,截断了他的去路,Hux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那两个叛军士兵也追上来了,举枪瞄准了他的头。Hux完完全全地被包围了。

“把皇帝带到楼上去,”一个叛军士兵说,他戴着的夜视仪遮住了大半张脸,另一个士兵夺走了Hux的武器,“我们需要他撤掉这个星球的防护罩。”

手腕被握住的时候Hux挣扎起来,站在他面前的那个士兵腰带上插着短刀,Hux用手肘猛击他的喉咙,抓住刀柄,把那件锐器抽了出来,对着黑色护颈和头盔之间的缝隙插了进去,血喷溅而出,那个人倒在瓦砾里,发出窒息的呜噜声。更多的手抓住了Hux,把他压到地上。靴子踩住了他的右手,短刀被抢走了,坚硬的枪管抵住了他的后脑勺。

但这种压力突然消失了,那三个士兵仿佛被看不见的手提着衣领,拎到空中,他们像等待屠宰的家畜一样惊恐地扭动着,看起来可笑极了。几秒钟的静止,那双隐形的手一一扭断了他们的脖子,尸体落到地上,一动不动地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在那里。

“你在这里多久了?”Hux翻身爬起来,捡起枪。

“足够久。”Kylo Ren从廊柱之间的阴影里走出来,布料粗糙的袍子沙沙作响,他没戴面具,火光照亮了半张脸,“你看起来很能照顾自己,所以我觉得我有必要让你继续表演,陛下。”

Hux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如果我没记错,你现在应该在另一个星系。”

骑士往前两步,把Hux抱了起来,手臂稳稳地托着他的后腰和膝弯,“情报是假的,他们只是想引开我和一部分战舰,刚到达那里就我命令他们返航了,”Ren跨过尸体,玻璃碎片在他的靴子底下喀嚓作响,“你受伤了。”他补充道,像是现在才意识到这件事。

“多亏了你,Lord Ren。”Hux讥讽地回答,“送我到主控室去,杀掉挡路的,不要浪费时间。”

“医疗室。”

“主控室,”皇帝重复道,“也许你没有留意到,我有一场战争需要指挥。”

Ren停下脚步,低头打量他。Hux讨厌他这种眼神,Ren看起来马上又要评论和Hux的实际尺寸不成比例的脾气了,假如他真的开口的话,Hux也许会干脆地给他一枪。

那么我就不开口,Ren的声音在他脑内响起来,你的脾气,Hux,比你本人大多了

“闭嘴。”Hux命令道。

你看起来已经完全准备好发号施令了,陛下

当然,Hux想,攥紧了Ren粗糙的袍子,几乎从我出生那天就准备好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