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特拉斯堡的乌鸦-番外01

L’île errante

1.

如果不是因为猫不见了,雅克是不会到这里来的,这是半山腰上一片突出的平地,le balcon,大人们这么称呼它,“阳台”。越过参差不齐的边缘就是陡然下降的山崖,覆盖着零星的灌木和雪,向村子和狭窄的谷地延伸。村子和法属阿尔卑斯山区的其他小村没有什么区别,矮小的房屋挤在一起,像是要互相取暖,即使在阳光和暖的时候也笼罩在沉沉暮色里。

在雅克看来,“阳台”是一块荒芜阴冷的泥地,一栋木屋孤单地立在中央,木头因为常年风吹雨打而发黑,屋顶长了一层毯子般的苔藓。没有人住在这里,理论上是这样的,滑雪季节时木屋会租给登山客,但现在不是滑雪季节。雅克爬上一株歪斜的矮松树,躲在茂密的针叶后面,打量着袅袅升起的烟和窗户里的灯光,门廊上堆着木柴,盖上了防水布,四角仔细地用石头压紧了。一只狗睡在柴堆旁边,蜷成一个黑褐色的球。

一只椋鸟突然啼叫,雅克吓了一跳,差点从树上摔下来。狗汪汪吠叫起来,向松树跑来。木屋的门开了,一个人影出现在那里,雅克刚开始以为他拿着扫帚,随后才意识到那是一把猎枪。男孩死死抱紧了树枝,脸贴在粗糙的树皮上,祈祷陌生人不会看见自己。

“阿尼卡。”陌生人说。

狗安静下来,雅克听见靴子踏在落叶上的沙沙声,他会以为只是鸟儿,男孩数着自己的呼吸,四次,这才小心翼翼地往下看,肯定没有看见我

“下来,小家伙。”拿着猎枪的人直直地盯着雅克。

他顺着树干滑下去,树皮擦破了掌心,雅克拽了拽脏兮兮的毛衣,低着头,缩起肩膀,就像被母亲发现他偷吃了全部榛果小曲奇时那样。

“只有你一个人吗?”拿着猎枪的人问,他的法语不太自然,好像故意修剪过,去掉了棱角,听不出是什么地方的口音。

“我在找我的猫咪。”

“我没有问你在这里做什么,我问你是不是一个人。”

“是的。”

狗绕着雅克走了一圈,嗅他的手和裤子。拿着猎枪的人蹲下来,以便看着雅克的眼睛,男孩留意到他的额头上有一道很浅的疤痕,在松树的阴影里,陌生人的眼睛是墨绿色的。“你叫什么名字?”

“雅克。”

“我是亚历克斯。听着,雅克,你的猫也许在别的地方,如果他曾经出现过,阿尼卡会知道的。”亚历克斯瞥了一眼阴影幢幢的树林,“有人知道你跑到这里来了吗?”

男孩摇摇头。

“别和其他人说起,好吗?我的朋友病了,他需要时间休养,不想受到打扰,你听懂了吗?”

男孩点点头。

亚历克斯站起来,“走吧,小家伙,天快黑了。”

男孩冲进树林里,沿着倾斜蜿蜒的小径一路往下狂奔,一次也没敢回头。

雅克没有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母亲留意到他擦破皮的手掌和沾满泥点的裤子,但没有说什么。晚餐是洒了粗盐粒的马铃薯泥和厨房里剩下的烤鸡,雅克的父亲经营着村子里唯一一家酒吧,总会有些剩余的烤肉和甜点。雅克连布丁也没吃,比平常更早回到卧室里,用枕头和毯子给自己搭了个帐篷,躲了进去。他能听见收音机的声音,一首颤抖的舞曲,母亲走来走去,木地板嘎吱作响。“雅克怎么了?”父亲问。

“猫不见了。”母亲回答,从语气里雅克就能听出来她皱着眉,“这是你的错,伯努瓦,我两个星期前就叫你把纱门修好的。”

没有回答,一阵静电杂音,频道换了,一个声音疲乏的主持人在谈论天气,山区接下来还会有雪,整个上萨伏瓦省都不能放松警惕。似乎突然意识到他再也见不到猫咪了,雅克抱着枕头,哭得喘不上气,毕竟对于一个八岁男孩而言,这也许是最接近世界末日的事了。

2.

椋鸟又叫起来了,不能确定是不是前天的那只。清晨下过雨夹雪,山路湿滑,这条小路已经许久没有人走过了,快要消失在低矮多刺的灌木之间。狗比他跑得快,已经不见踪影。靴子在布满苔藓的岩石上打滑,海因斯停下来喘了口气,把袖子卷到手肘,继续往上攀爬。山风卷来了松脂的气味,从他站着的地方,木屋清楚可见,但雾气遮住了山脚的村子。

他还没走近就知道好几天前布下的套索有收获了,阿尼卡兴奋地绕着圈,尖耳朵高高竖起。一只野兔,后腿被收紧的钢丝卡住了,安东抓住那只挣扎不已的动物,拧断了它的脖子。

“你醒得比啄木鸟还早,有人这么告诉过你吗?”

“你。”狗凑近了兔子,安东轻轻把她推开,“说过好几次。”

“一般而言,病人应该待在床上,而不是一大早在外面谋害野兔。”

“我不是病人。”

“伤患。”

“痊愈了,并且给你提供了晚餐。”安东晃了晃猎物,兔子的后腿软绵绵地摆动。

“如果情况需要,我能为自己提供晚餐,谢谢你。”

“那我假设你会从今天开始只吃罐头?”

“前提是‘如果情况需要’,没理由放弃已经到手的兔子。”

安东想继续说些什么,摇摇头,放弃了,把猎物塞进布袋里,这是他们在木屋的工具棚里找来的,垫在斧子下面,帆布上的陈年血迹已经变成了黑色的斑块。安东向磨蚀的石阶走去,但海因斯抓住了他的手肘,让他站住,“把枪给我。”

“我没有带枪。”

“我们谈过这件事了,在你的肩膀康复之前,别跑出来扮演山野游骑兵。”

“枪不在我身上,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游骑兵’。”

“安东·安德烈耶维奇。”海因斯把他推到旁边的一棵松树上,手探进他的外套里,摸到腰间,从皮套里抽出那把引起争议的武器,“在克格勃待了那么多年,却还是学不会说谎。”

“必要的预防措施。”

“预防什么,前天那个男孩?”

“显然。”

“只是个吓坏了的小孩,在找走失的猫。”

“换作是你,要监视两个藏在山里的逃犯,你会怎么做?”

海因斯侧过头,假装在思考,“找一个脏兮兮的小孩当我的眼线,每天付他一块巧克力作为酬劳,但这不是重点。”

“而重点是?”

“不要太疑神疑鬼,你可不想变成那种把枪放在枕头下的被害妄想症患者,不是吗?”

“你的意思是不要变成你。”

“我从来没有把枪放在枕头下。”

“在波恩的时候。”

“当时我需要提防一个苏联间谍。”

“而现在?”

他们靠得很近,互相看着对方,直到海因斯移开目光,收起枪。“现在我们该回去了。”他伸手整理了一下安东的衣领,“我需要咖啡。”

3.

预料之中的雪从中午就开始下了,雅克趴在窗边,指挥骑兵队攻击一只巨大的毛绒兔子,这些木头玩具都掉漆了,指挥官的旗子也不知所踪,但母亲拒绝给他买一套新的;况且这套漂亮的玩具是外祖父从里昂带过来的,在这个沉闷的小村里根本找不到。

酒吧里坐满了人,雪天总是这样的,人们想喝加了肉桂和橘皮的热红酒,顺便把咀嚼过许多次的谈资拿出来,津津有味地重新分享一次。收音机开着,音乐淹没在嗡嗡的谈话声里。门打开了,不平整的门扇互相碰撞,砰的一声。雅克指挥木头骑兵们在兔子面前排好队列,拿着长枪的指挥官带头冲刺。

酒吧里安静了下来,一阵压低的、含糊的招呼声,随后收音机也关上了,这不太寻常,雅克放下骑兵,蹑手蹑脚地离开卧室,走到楼梯上,从栏杆的缝隙里往下看。

警察来了。村子里的警察局事实上是教堂出借的木工棚,略微改建了一下,修葺了窗户和墙壁,门上加了一把挂锁,两个睡眼惺忪的警员终日坐在堆满文件夹的长桌后面,像一对做工粗糙的木雕。雅克认出了大块头尼古拉,面包店老板的儿子,才三十二岁,头顶的秃斑已经比手掌还大了,在灯泡下泛出油光;站在旁边的是他的搭档让-菲利普,戴着眼镜,像幽灵一样苍白。另外还有两个西装革履的陌生人,除了葬礼和婚礼,雅克从未见过村子里的人穿西装。

“这两位先生从巴黎来,”尼古拉开口,“他们在找两个犯人——两个苏联间谍,安静点!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大肆宣扬的事。”

惊讶的低语声许久都没有停息,雅克在楼梯上挪了挪,从栏杆缝隙里探出半个头。“从巴黎来”的其中一位先生从公文包里取出几张照片,交给雅克的父亲,他琢磨了一会,递给牧羊人拉瓦勒先生,随后又转手给开肉店的迪格努先生。照片缓慢地在酒吧里转了一圈,回到“从巴黎来”的先生手里。

“天气好转之后我们希望上山搜查,当然是在警方的允许之下,”从巴黎来的先生看了大块头尼古拉一眼,后者显然感到自己责任重大,挺起了胸膛,“如果各位想起了什么线索,请告诉我们。如果发现了他们的行踪,也请告诉我们,这两个逃犯有武器,非常危险。”他的口音和亚历克斯相似,太过规整,以至于不太自然,“我们不想有任何意外,不是吗?”

雅克悄悄地离开楼梯,回到卧室,关上了门。

4.

“下雪了。”安东说,嘴唇贴着海因斯的后颈。

没有回答,他的朋友似乎睡着了,赤裸的背贴着他的胸口。熊熊燃烧着的木头和炭块在壁炉里发出微弱的噼啪声。风雪摇撼着窗户,玻璃在木框里颤动,喀喀作响。狗蜷缩在铺了软垫的藤篮里,覆盖着浅色短毛的肚子随着呼吸起伏。壁炉前的厚地毯很暖,海因斯称之为“一小片长毛绒天堂”,他们躺在那里,盖着同一件大衣,像一对冬眠的动物。放在地板上的瓷杯在他们早前的活动中被碰翻了,咖啡倒了一地,浸湿了地毯边缘和丢在一边的裤子。

安东研究着他的疤痕,从肩膀到腰侧,先是用手指,然后是舌头和嘴唇。海因斯在他摸到大腿内侧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腕,“你似乎非常忙。”

“确实。”

海因斯翻过身,仰躺在地毯上,“我刚才说咖啡的时候,想的并不是性。”

“你想的是什么?”

“显然是咖啡。”

安东笑起来,低头吻他的肚子,那里有一道细长的苍白疤痕,看起来像刀伤,海因斯的说法是“在剧院楼梯上摔了一跤,那是个见鬼的雨天”,安东一个字都不相信,但并不打算深究。海因斯支起上半身,右手轻轻按着他的后颈,鼓励他继续往下探索。安东握住他的阴茎,把顶端含进嘴里,海因斯倒抽了一口气,手指插进他的短发里,抓紧。

他故意把节奏放得很慢,仔细地吮吸和抚摸。时间一度是他们最缺乏的贵重商品,但在这间远离人烟的木屋里,时间满溢而出,就像滴落铁桶的雨水。海因斯的喘息变成了呜咽,短暂地平息下来,又在安东进入他身体的时候重新变得急促。

“是的,”海因斯叹息道,大腿夹紧了他的腰,“就像这样。”

安东亲吻他汗涔涔的额头,然后是嘴唇,海因斯的眼睛是绿色的,深埋着波恩的夏天和1968年伯尔尼的雪夜。

收音机还开着,信号被大雪阻断了,只剩下单调的静电噪音,沙沙作响。

5.

雅克在深夜醒来。

这不是深夜,他逐渐意识到,是清早。积雪蒙住了玻璃,阳光变成一种黯淡的灰蓝色。楼下嘈杂不堪,男孩穿上外套和毛绒拖鞋,走下楼去。

大半个村子都来了,每个人都穿得很厚实,一排猎枪整齐地靠在吧台上,就像去年冬天帮拉瓦勒先生寻找丢失的绵羊时那样。雪变小了,他们要到夏季牧场去寻找那两个苏联间谍,那里有一栋石砌小屋,牧羊人拉瓦勒先生整个夏天都会住在那里,九月底再回到村子里来。大块头尼古拉和从巴黎来的两个先生一致同意,那是逃犯理想的藏身地点。

父亲从厨房里出来,用旧围裙擦了擦手,把雅克带到最大的长桌旁边。“和妈妈待在一起。”他说,解开围裙,戴上帽子,到尼古拉那边去了。

“你想吃榛子酱煎饼吗?”母亲问。

雅克爬上高背椅,“想。”

几张零散的纸摊在餐桌上,雅克对它们不感兴趣,也看不懂。两张邮票大小的照片贴在纸的右上角,雅克凑过去,就着吊灯的光线仔细打量,第一张照片是个严厉的陌生人,就像这辈子从来没有笑过。而另一个,雅克眯起眼睛,揭开糖罐,把一块方糖放进嘴里,“妈妈,我见过这个人。”

煎饼在平底锅里滋滋作响,“谁?”

“这个。” 雅克指了指通缉犯的照片,突然意识到周围的说话声都停止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男孩的声音小了下去,并不比老鼠的叫声更响,“他叫亚历克斯。”

6.

狗竖起了耳朵,站在门廊上,一动不动,像凝固了一样,过了不久就开始吠叫,不安地绕着圈。海因斯丢下雪铲,抓住项圈,揉了揉狗的头和脖子,“好的,我听见了。阿尼卡,你得安静点,好姑娘。”

狗安静下来,喉咙里发出忿忿不平的低吼。海因斯走到“阳台”的边缘,俯身去看倾斜的岩壁和被大雪覆盖的山间小路。起先他什么都没有发现,随后,在枯萎灌木的缝隙里,他看见了山路上的影子,十几个,像一群向着方糖进发的蚂蚁。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阿尼卡歪过头。

“这意味着度假结束了,但我们总是可以找到一个新窝的,不是吗?”

狗摇起了尾巴。

他拍了拍手上的泥,回到木屋里去了。

7.

当大块头尼古拉踹开门的时候,壁炉里的火还没有熄灭,炭块闷燃着,在木屋的昏暗中发出幽暗的红光。

他们把这栋阴郁的木屋里里外外搜了一遍,继而搜索了周围的树林,一无所获。失望之下,他们继续跋涉了一个半小时,把荒凉空旷的夏季牧场也搜了一遍,唯一的收获是一只奶油色的猫,躲在石屋冰冷的壁炉里,饿得半死。这群疲惫的猎人把猫带回了酒吧,交给了雅克。从巴黎来的两个先生脸色铁青,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

晚饭过后雪又下起来了,在喝完最后一轮热红酒之后,村民们得出了一致的结论,这所谓的追捕,不过是又一场增添笑料的闹剧罢了。

番外篇完

斯特拉斯堡的乌鸦-番外01”的一个响应

  1. 献给毛毛老师的赞美无论怎样都太贫瘠了呃啊——能在这里阅读到从小到大最喜欢的写手的文字实在是幸运至极,幸福到昏厥了😭谢谢您

  2. 刚刚看懂海因斯和安东的故事,看了两遍哈哈哈哈哈哈,有很多小细节在第二遍才看懂,太甜了wwwwwww!感谢老师!真的写得很棒!!!

  3. 又是为老师笔下惊艳故事和绝美爱情暴风哭泣的一天!!很多小细节和对位也是读了两遍才发现,老师是什么神仙啊我每天都跪着拜读又忍不住继续come我跪跪跪 ;)))

    Liked by 1 person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